当前位置

首页 > 杨派风水 > 杨公风水 > 天玉經

天玉經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08-30 09:25 阅读:

 天玉經

內傳上

江東一卦從來吉,八神四個一。

江西一卦排龍位,八神四個二。

南北八神共一卦,端的應無差。

二十四龍管三卦,莫與時師話,

忽然知得便通仙,代代鼓駢闐。

天卦江東掌上尋,知了值千金,

地畫八卦誰能會,山與水相對。

父母陰陽仔細尋,前後相兼定,

前後相兼兩路看,分定兩邊安。

卦內八卦不出位,代代人尊貴,

向水流歸一路行,到處有聲名,

龍行出卦無官貴,不用勞心力,

只把天醫福德裝,未解見榮光。

倒排父母蔭龍位,山向同流水,

十二陰陽一路排,總是卦中來。

關天關地定雌雄,富貴此中逢,

翻天倒地對不同,秘密在玄空。

三陽水向盡源流,富貴永無休,

三陽六秀二神當,立見入朝堂。

水到禦街官便至,神童狀元出,

綬若然居水口,禦街近台輔,

鼕鼕鼓角隨流水,豔豔紅旆貴。

上按三才並六建,排定陰陽算,

下按玉輦桿門流,龍去要回頭。

六建分明號六龍,名姓達天聰,

正山正向流支上,寡夭遭刑杖。

共路兩神為夫婦,認取真神路,

仙人秘密定陰陽,便是真龍岡。

陰陽二字看零正,坐向須知病,

若遇正神正位裝,撥水入零堂,

零堂正向須知好,認取來山腦,

水上排龍點位裝,積栗萬餘倉。

正神百步始成龍,水短便遭凶,

零神不問長和短,吉凶不同斷。

父母排來到子息,須生認生剋。

水上排龍,兄弟更子孫。

二十四山分兩路,認取五行生,

龍中交戰水中裝,便是正龍陽.

前面若無凶交破,莫斷為凶禍,

凶星看在何公頭,仔細認蹤由。

先定來山後定向,聯珠不相放,

須知細覓五行蹤,富貴結金龍。

五行若然翻值向,百年子孫旺,

陰陽配合亦同論,富貴此中尋。

東西父母三般卦,算值千金價,

二十四路出高官,緋紫入長安,

父母不是未為好,無官只豪富。

父母排來看左右,向手分休咎,

雙山雙向水零神,富貴永無貧;

若遇正神須敗絕,五行當分別,

隔向一神仲子當,千萬細推詳。

若行公位看順逆,接得方奇特,

公位若來見逆龍,男女失其蹤。

更看父母下三吉,三般卦第一。

  

內傳中

二十四山起八宮,貪巨武輔雄.

四邊盡是逃亡穴,下後令人絕。

惟有挨星為最貴,洩漏天機密,

天機若然安在內,家活當富貴,

天機若然安在外,家活漸退敗。

五星配出九星名,天下任橫行。

幹維乾艮巽坤壬,陽順星辰輪。

支神坎震離兌癸,陰卦逆行取。

分定陰陽歸兩路,順逆推排去,

知生知死亦知貧,留取教兒孫。

天地父母三般卦,時師未曾話,

玄空大卦神仙說,本是此經訣,

不說宗枝但亂傳,開口莫胡言,

若還不信此經文,但覆古人墳。

分卻東西兩個卦,會者傳天下,

學取仙人經一宗,切莫亂談空,

五行山下問來由,入首便知蹤。

分定子孫十二位,災禍相連值,

千災萬禍少人知,剋者論宗枝。

五行位中出一位,仔細秘中記,

假如來龍骨不真,從此誤千人。

一個排來千百個,莫把星辰錯,

龍要合向向合水,水合三吉位,

合祿合馬合官星,本卦生旺尋,

合凶合吉合祥瑞,何法能趨避,

但看太歲是何神,立地見分明,

成敗定斷何公位,三合年中是。

排星仔細看五行,看自何卦生,

來山八卦不知蹤,八卦九星空,

順逆排來各不同,天卦在其中。

甲庚丙壬俱屬陽,順推五行詳,

乙辛丁癸俱屬陰,逆推論五行,

陰陽順逆不同途,須向此中求,

九星雙起雌雄異,玄關真妙處。

東西二卦真神異,須知本向水,

本向本水四神奇,代代著緋衣。

水流出卦有何全,一代作官員,

一折一代為官祿,二折二代福,

三折父母共長流,馬上錦衣遊.

馬上斬頭水出卦,一代為官罷,

直山直水去無翻,場務小官班。

   

內傳下

乾山乾向水朝乾,乾峰出狀元,

卯山卯向迎源水,驟富石崇比,

午山午向午來堂,大將值邊疆,

坤山坤向水坤流,富貴永無休。

辨得陰陽兩路行,五星要分明,

泥鰍浪裡跳龍門,渤海便翻身。

依得四神為第一,官職無休息,

穴上八卦要知情,穴內卦裝清。

要求富貴三般卦,出卦家貧乏,

寅申巳亥水來長,五行向中藏,

辰戌醜未叩金龍,動得永不窮,

若還借庫富後貧,自庫樂長春。

大都星起何方是,五行長生旺,

大旆相對起高岡,職位在學堂,

捍門官國華表起,山水亦同例,

水秀峰奇出大官,四位一般看。

坎離水火中天過,龍墀移帝座,

寶蓋鳳闕四維朝,寶殿登龍樓。

罡劫弔殺休犯著,四墓多銷鑠。

金枝玉葉四孟裝,金廂玉印藏。

帝釋一神定縣府,紫微同八武,

倒排父母養龍神,富貴萬餘青。

識得父母三般卦,便是真神路,

北斗七星去打劫,離宮要相合。

子午卯酉四龍岡,作祖人財旺,

水長百里佐君王,水短便遭傷。

識得陰陽兩路行,富貴達京城,

不識陰陽兩路行,萬丈火坑深。

前兼龍神前兼向,聯珠莫相放,

後兼龍神後兼向,排定陰陽算.

明得零神與正神,指日入青雲,

不識零神與正神,代代絕除根。

倒排父母是真龍,子息達天聰,

順排父母倒子息,代代人財退。

一龍宮中水便行,子息受艱辛,

四三二一龍逆去,四子均榮貴,

龍行位遠主離鄉,四位發經商。

時師不識挨星學,只作天心摸,

東邊財穀引歸西,北到南方推.

老龍終曰臥山中,何當不易逢,

止是自家眼不的,亂把山岡覓。

世人不知天機秘,洩破有何益,

汝今傳得地中仙,玄空妙難言,

翻天倒地更玄玄,大卦不易傳。

更有收山出煞訣,亦兼為汝說。

相逢大地能幾人,個個是知心,

若還求地不種德,穩口深藏舌。

 

內傳上:      蔣大鴻注

江東一卦從來吉,八神四個一,江西一卦排龍位,八神四個二,

南北八神共一卦,端的應無差。

天玉內傳,即青囊奧語,挨星五行,玄空大卦之理。楊公妙用,止有一法,更無二門,此乃反覆其詞,以授曾安公者也。江南江北江東江西,曾序已先下注腳矣。但南北東西,應有四卦;而此雲三卦者,緣玄空五行,八卦排來,止有三卦故也。江東一卦者,卦起於西,所謂江西龍去望江東,故日江東也。八神,即八卦之中,經四位而起父母,故曰八神。四個,言八神之中曆四位也。一者,此一卦祇管一卦之事,不能兼通他卦也。江西一卦者,卦起於東,反而言之,即謂江東龍去望江西亦可,故日江西也。亦於八卦之中,經四位而起父母,則亦曰八神,四個二者,此一卦兼管二卦之事,而不能全收三卦也。比如坎至巽,乃第四位,巽至兌,亦第四位;八卦之中各經四卦,故日八神四個也。南北八神考,乃江北一卦,所謂江南龍來江北望也。不雲四個者,此卦突然自起,不經位數,與東西兩卦不同也。八神共一卦者,此卦包含三卦,總該八神,又非八神四個二之比也。夫此東西南北三卦,有一卦止得一卦之用者,有一卦兼得二卦之用者,有一卦盡得三卦之用者,此謂玄空大卦秘密寶藏,非真傳正授,斷不能洞悉其妙旨也。俗注:寅至丙為東卦,申至壬為西卦,午至坤為南卦,子至艮為北卦 。

二十四龍管三卦,莫與時師話,忽然知得便通仙,代代鼓駢闐。

二十四龍本是八卦,而八卦又分三卦,此玄空之秘,必須口傳,若俗注:丙本南離,而反屬東卦,壬本北坎,而反屬西卦,牽強支離,悖理之極。且雲四個一者,寅辰丙乙四個,在一龍;四個二者,申戌壬辛四個,在二龍,又屬無謂。

天卦江東掌上尋,知了值千金;地畫八卦誰能會,山與水相對。

天地東西南北,皆對待之名,所謂陰陽交媾,玄空大卦之妙用也。此節方將山與水相對一言,略指一班,洩漏春光矣;非分天卦于江東,分山水相對於地卦也,若以辭害志,分別支離,即同癡人說夢矣。俗注 :天卦地支從天干,以向論水神旺墓,地卦天干從地支,以龍論山水生死者 。

父母陰陽仔細尋,前後相兼定,前後相兼兩路看,分定兩邊安。

卦有卦之父母,爻有爻之父母,皆陰陽交媾之妙理。此節一刖後,指卦爻而言;一卦之中為父母,卦前卦後,偏旁兩路,即為子息、,若不仔細審察,恐于父母之胎元不真,而陰陽有差錯矣。俗注:以一刖兼後為一大卦,屬向首;後兼一刖為地卦,屬龍家,為兩邊者 。

卦內八卦不出位,代代人尊貴;向水流歸一路行,到處有聲名;

龍行出卦無官貴,不用勞心力;祇把天醫福德裝,末解見榮光。

八卦之內有三卦,在三卦之內,則為不出卦而吉,三卦之外,即為出卦而凶;向須卦內之向,水須卦內之水上者皆歸本卦,則全美矣。天醫即巨門上福德即武曲,此乃一行所造小遊年卦例,以溷挨星之真者也。蓋謂世人誤認卦例為九星五行,必不能獲福也.

倒排父母蔭龍位,山向同流水,十二陰陽一路排,總是卦中來。

倒排父母,即顛顛倒之義,陰陽交媾,皆倒排之法;山向與水神,必倒排以定陰陽。十二陰陽,即備二十四山之理,言雖有二十四位陰陽,總不脫八卦為父母也。

關天關地定雌雄,富貴此中逢;翻天倒地對不同,秘密在玄空。

雌雄交媾之所,乃天地之關竅,知其關竅,而後交媾可定也。江南龍來江北望,江西龍去望江東,此為翻天倒地,已詳奧語注中。俗注:以辰戌醜未,為闢天關地。

三陽水向盡源流,富貴永無休;三陽六秀二神當,上見入朝堂。

三陽者,丙午了也。天王青囊,既重挨星生旺矣,而此節提出主陽,別有深意,非筆舌所能道。六秀者,本卦之二爻,故日二神。天王以卦之父母為三吉,以卦之子息為六秀。俗注:艮丙巽辛兌丁為一八秀。

水到玉街官便至,神童狀元出,印緩若然居水口,玉街近台輔,

鼕鼕鼓角隨流水,豔豔紅旆貴。

鼓角紅施,皆以形象言。俗注:乾坤艮巽為玉街,長生前一位為鼓角,後二位為紅旆。

上按三才並六建,排定陰陽算;下按玉輦捍門流,龍去要回頭。

三才即三吉,六建即六秀,此節上二句論方位,故須排定陰陽。下二句論形勢;玉輦捍門,皆指去水,須纏身兜抱,故謂之日回頭也.俗注:以長生諸位為六建,及王輦捍門,俱就方位言者 。

六建分明號六龍,名姓達天聰;正山正向流支上,寡夭遭刑杖。

下二句,緊接上二句而言;水之取六建是矣。然卦之山向,在四隅卦中,則用本卦支神之六建;在四正卦中,又當用本卦於神之六建。若卦取正山正向,而水又流他卦之交上,是陰差陽錯,而必有寡夭刑杖之憂矣。學四正卦,而四隅卦不辨自明矣。此節以下,專辦干支零正陰陽純雜,毫釐千里之微也。

共路兩神為夫婦,認取真神路,仙人秘密定陰陽,便是正龍岡。

共路兩神,即一干一支也。一干一支皆可為夫婦,然有真夫婦、有假夫婦,真夫婦為正龍,假夫婦即非正龍矣。如巽已為真夫婦,丙午亦真夫婦,若已丙則不得為真夫婦矣。其他做此。

陰陽二字看零正,坐向須知病,若遇正神正位裝,發水入零堂,

零堂正向須知好,認取來山腦,水上排龍點位裝,積粟萬餘倉。

青囊天玉,蓋以卦內生旺之位為正神,以出卦衰敗之位為零神;故陰陽交媾,全在零正二字,零正不明,生旺必有病矣。若知其故,而以正神裝在向上為生入,而以零神裝在水上為克入,則零堂正向,豈不兼收其妙乎。向水既妙,而來山之腦,未必與坐向相合,又當認取果來之山,又與坐向同在卦內,則來脈又合;非但一向之旺氣而已,惟水亦然。蓋山有來山之腦,而水亦有來水之源,水龍即是山龍,亦須節節排去,點位裝成,果能步步零神,則水之來脈,與水之入口同一氣;山之坐向,與山之來脈同一氣。斯零正二途,別無閒雜,而為大地無疑矣。

正神百步始成龍,水短便遭凶,零神不問長和短,吉凶不同斷。

此承上文而言,正神正位裝,向固吉矣;然其向中來氣,須深遠悠長,而後成龍,若然短淺,則氣不聚,難以致福。至於水則不然,一遇正神,雖一節二節,其煞立應矣,其零神之長短,又與正神有異,使零神而在水,雖短亦吉,若零神而在向,雖短亦凶;是零神之吉凶,在水向之分,而不系乎長短也。

父母排來到子息,須去認生克,水上排龍點位分,兄弟更子孫。

亦承上文排龍而言,卦之中氣為父母,卦之二爻為子息,而本宮他卦之父母為兄弟。上二句言山上排龍,下二句一 水上排龍。山上排龍,從父母排到子息,總是一卦,則卦氣純矣;然須認其卦之生克,若得卦之生氣,則純乎吉,若得卦之克氣,則純乎凶矣,豈可以其卦之純一,而遂謂吉哉。山上排龍來脈一路,大都只在一卦之內,至於水上排龍則不然,水有一路來者,亦有兩三路來者,故須照位分開,而不能拘一卦之父母,只要旁來之水,亦在父母一氣之卦,謂之兄弟。兄弟卦內又有子孫,雖非一父母,而總是一家骨肉,來路雖多,不害其為吉也。凶者反是.

二十四山分兩路,認取五行主,龍中交戰水中裝,便是正龍傷,

前面若無凶交破,莫斷為凶禍,凶星看在何公位,仔細認蹤由。

此一節,專指卦之差錯者而言。兩路者,陰陽生死也;二十四山,每山皆有兩路,非分開二十四山歸兩路也。兩路之中,須認取五行之所主,五行所主,貴在清純。若龍中所受之氣,既不清純,而吉凶交戰矣,倘能以水之清純者救之,庶龍氣遇水之制伏,而交戰之凶威可殺;奈何又將龍中交戰之卦,裝入水中,則生氣之雜出者,不能為福,而死氣之雜出者,適足為禍,正龍有不受其傷者乎。然水之差錯,其力足以相勝,吉多者吉勝凶,凶多者凶勝吉。入口雖然交戰,而來水源頭,若無凶星變破,則氣猶兩平,雖不致福,亦未可據斷為凶禍。且凶星之應,亦有公位之分,吉凶雙到之局,只看某房受著,便於此房斷其有禍,不受奢者亦不應也。非如純凶不雜之水,房房受其殃禍之比,故其蹤又當仔細認雲。

先定來山后定向,聯珠不相妨,須知細覓五行蹤,富貴結金龍。

此節單指山上龍神而言。青囊天玉,原以來山所受之氣,與向上所受之氣,分為兩局;然兩局又非截然兩路,故雲聯珠不相妨。此不可約略求之者也,須當細覓蹤跡;若是富貴悠久之地,必然來山是此卦,而向首亦是此卦,一氣清純,方得謂之全龍耳。

五行若然翻值向,百年子孫旺,陰陽配合亦同論,富貴此中尋。

此節上二句言山上龍神,下二句言水裏龍神。五行翻值向者,五行之旺氣值向也;翻即翻天倒地之翻,言生旺氣翻從向上生入也。山管人丁,故雲百年子孫旺,而富貴亦在其中矣。陰陽配合,水來配合也,亦與向上之氣同論,但用法有殊耳。水管財祿,故雲富貴此中尋,而子孫亦在其中矣。

東西父母三般卦,算值千金價,二十四路出高官,緋紫入長安,

父母不是未為好,無官只富豪。

此節發明用卦之理,重卦體而輕爻,重父母而輕子息;蓋同一生旺,而力量懸殊也。言東西,而南北在其中矣。青囊天玉之秘,只有三般卦訣,若二十四路不出三般卦之內,則貴顯何疑,然卦內又當問其是父母之卦否,高官緋紫,必是父母之氣,源大流長,所以貴耳。若非父母,而但乘爻神子息之旺,則得氣淺薄,僅可豪富而已。

父母排來看左右,向首分休咎,雙山雙向水零神,富貴永無貧,

若遇正神須敗絕,五行當分別,隔向一神仲子當,千萬細推詳。

此亦承上文,用卦須父母而言,父母排來,要排來山之龍脈也;來山屈曲,必不能盡屬父母,兼看左右兩爻子息若何?若於息純清不雜,又須向首所受之氣,逢生旺則休,逢衰敗則咎。若雙山雙向卦氣錯雜,須得水之外氣,悉屬零神克入相助,剛雙山雙向,為水神所制伏,而富貴可期矣。萬一水路又屬正神,則生出克出,兩路皆空,而敗絕不能免矣。公位之說,乃因洛書八卦震兌坎離,而定盃仲季三子之位,隔向一神,猶在離卦之內,故日仲子。天玉略露一班,以為分房取驗之矩矱;言仲而孟季可類推矣。

若行公位看順逆,接得方奇特;宮位若來見逆龍,男女失其蹤。

承上文仲子一神,而概言公位之說。順則生旺,逆則死絕。然不雲生死,而曰順逆者,若論山上龍神,則以生氣為順,死氣為逆,若論水裏龍神,則又以死氣為順,生氣為逆故也。

更看父母下三吉,三般卦第一。

通篇皆明父母三般卦理,反覆詳盡矣,終篇複申言之,若曰千言萬語,只有此一事而已,無複他說也,蓋致其叮嚀反覆之意雲。

內傳中

二十四山起八宮,貪巨武輔雄,四邊儘是逃亡穴,下後令人絕。

此節反言以見旨,興起下文之意,言一行所作小遊年卦例,以二十四山起八官,而取貪巨武輔為四吉,若其說果是,則宜乎隨手下穴,皆吉地矣,何以四邊儘是逃亡穴,下後反令人敗絕哉;則知卦例不足信,而別有真機,如下文所雲也。

惟有挨星為最貴,洩漏天機秘,天機若然安在內,家活當富貴,

天機若然安在外,家活漸退敗。五行配出九星名,天下任橫行。

緊接上文。卦例既不可用,惟有挨星玄空大五行,乃為陰陽之最貴者,天機秘密,不可流傳於世,但可偶一洩漏而已。安在內,不出三般卦之內也,安在外,出三般卦之外,出卦不出卦,福禍迥分,安得不貴耶。夫挨星五行,非如遊年卦例,但取四吉而已。蓋八卦五行,配出九星,上應鬥杓,知九星之作用,便可橫行於天下,無不回應矣,卦例雲乎哉。

幹維乾艮巽坤壬,陽順星辰輪,支神坎離震兌癸,陰卦逆行取。

分定陰陽歸兩路,順逆推排去;知生知死亦知貧,留取教兒孫。

此節分出玄空大卦干支定位,以足前篇父母子息之義。四維之卦,以天干為主者也,幹維曰陽;四正之卦,以地支為主者也,地支曰陰,此陰陽非交媾之陰陽也。知卦之所主,則父母子息,不問而自明矣。其陰陽兩路,每一卦中,皆有陰陽兩路可分,非將八卦分為兩路,何者屬陰,何者屬陽也。其順逆推排,即陰陽兩路分定之法,非乾艮巽坤為陽順。坎震離兌為陰逆,若如此分輪;則皆順也,何雲逆乎。至於四卦之未,各綴一字,曰壬曰癸,此又挨星秘中之秘,可以心傳,而不可以顯言也。

天地父母三般卦,時師末曾話,玄空大卦神仙說,本是此經訣,

不識宗枝但亂傳,開口莫胡言,若還不信此經文,但覆古人墳。

曰天地,曰東西,曰父母,曰玄空,曰挨星,名異而實同,若於字義屑屑分疏,則支離矣。此節蓋恐學者得傳之後,以為太易而輕忽之,故極言讚美,以鄭重其辭,非別有他義也。說到覆古人墳,是征信實著,予得傳以來,洞徹玄空之理,今效注此經文,駁一刖人之謬,直捷了當,略無畏縮,皆取信于覆古人墳,蓋驗之已往,券之將來,深信其一毫之無誤,自許心契古人,而可以告無罪於萬世也。

分卻東西兩個卦,會者傳天下,學取仙人經一宗,切莫亂談空,

五行山下問來由,入首便知蹤。

此亦叮嚀告戒之語,而歸重於入首,蓋入首一節,初年立應,尤不可不慎也。

分定子孫十二位,災禍相連值,千災萬禍少人知,克者論宗枝。

此節,直糾時師誤認子孫之害;蓋子孫自卦中分出,位位不同;豈如俗師幹從支,支從幹,二十四路,止作十二位論;若如此論法,必致葬者災禍相連值矣。既遭災禍,而俗師終不知所以災禍之故,胡猜亂擬,或雲下凶,或雲支凶,總非真消息也。夫災禍之發,乃龍氣受克所致,而龍氣之受克,實不在干支,蓋有為干支之宗者焉,所謂父母是也。知其宗之受克,則知干支亦隨之而受克,所以不免災禍矣。此深言十二位分子孫之說,其謬如此。

五行位中出一位,仔細秘中記,假若來龍骨不真,從此誤千人。

此節又詳言出卦不出卦之密旨。蓋同一出位,而有卦內卦外之不同,若在卦內時,則似出而非出,若在卦外,則真出矣。此中有秘,當密記之,在卦內,則龍骨真;在卦外,則龍骨不真矣。

一個排來千百個,莫把星辰錯,龍要合向向合水,水合三吉位,

合祿合馬合官星,本卦生旺尋,合凶合吉合祥瑞,何法能超避,

但看太歲是何神,立地見分明,成敗斷定何公位,三合年中是。

一個排來,變化不一,故有千百個也。龍向水相合,前篇已盡,祿馬官星,在本卦生旺則應,不然則不應;此見生旺為重,而祿馬官星,在所輕矣。

排星仔細看五行,看自何卦生,來山八卦不知蹤,八卦九星空,

順逆排來各不同,天卦在其中。

五行總在何卦中生,不在干支中定,所謂父母子息也。不知八卦蹤跡,何從而來;則九星無處排矣;蓋星卦之順逆,各有不同,即此一卦入用,或當順推,或當逆推,有一定之氣,而無一定之用,所謂天下諸書對不同也。要而言之,則玄空二字之義盡矣。

甲庚丙壬俱屬陽,順排五行詳;乙辛丁癸俱屬陰,逆推論五行。

陰陽順逆不同途,須向此中求;九星雙起雌雄異,玄關真妙處。

此略舉幹神卦氣之例。陽四幹,則順推入卦;陰四幹,則逆推入卦;一順一逆,雖不同途,而此中有一定之卦氣,可深求而得者。至其每卦之中,皆有一雌一雄,雙雙起之法;乃陰陽交媾,玄關妙處也;又不止一卦有一卦之用而已。舉八幹,而支神之法,亦在其中矣。

東西二卦真奇異,須知本向水,本向本水四神奇,代代著緋衣。

此節又重言向水,各一卦氣兼收生旺之妙,向上有兩神,水上有兩神,故曰四神。

水流出卦有何全,一代作官員,一折一代為官祿,二折二代福,

三折父母共長流,馬上錦衣遊,馬上塹頭水出卦,一代為官罷,

直山直水去無翻,場務小官班。

水不出卦,須折折在父母本宮,若折出本官,雖折而後代不發矣。馬上塹頭,即一折父母,便流出卦,如塹頭而去也。本卦水,又以曲折為貴,乃許世代高官,若止直流,雖然本卦,而官職卑矣。

內傳下

乾山乾向水朝乾,乾峰出狀元;卯山卯向卯源水,驟富石崇比;

午山午向午來堂,大將值邊疆;坤山坤向坤水流,富貴永無休。

此明玄空大卦,向水兼收之法;舉四山以例其餘,皆卦內之純清者也。乾宮卦內之山,作乾官卦內之向,而收乾官卦內之水,則龍向水三者,俱歸生旺矣;非回龍顧祖之說也。或雲狀元,或雲大將,或雲驟富者,亦舉錯以見意,不可拘執。

辨得陰陽兩路行,五行要分明,泥鰍浪裏跳龍門,渤海便翻身。

陰陽兩路,上文屢見,此重言以申明之耳。下二句,言變化之易。

依得四神為第一,官職無休息。穴上八卦要知情,穴內卦裝清。

前篇本向本水四神奇,是姑置來龍;而但重向水。此節穴上八卦要知倩.又從穴上逆推到來龍,以補四神之不及。穴上是龍,穴內即向也。

要求富貴三般卦,出卦家貧乏。寅申已亥水長流,五行向中藏。

辰戌醜未叩金龍,動得永不窮。若還借庫富後貧,自庫樂長春。

前篇甲庚壬丙一節,是四正之卦,此節又補四隅之卦,觀此,則支水去來凶之言,當活看,不可死看矣。辰戌醜末,雖俗雲四庫,其實玄空不重墓庫之說,借庫出卦也,自庫不出卦也;是重在出卦不出卦,不重墓庫也。

大都星起何方是,五行長生旺。大旆相對起高崗,職位在學堂,

捍門官國華表起,山水亦同例,水秀峰奇出大官,四位一般看。

此節言水上星辰,即山上星辰,只要得生旺之氣,在山在水,一同論也。

坎離水火中天過,龍墀移帝座;寶蓋鳳閣四維朝,寶殿登龍樓;

罡劫弔殺休犯著,四墓多銷鑠。金技玉葉四孟裝,金箱玉印藏。

坎離水火一句,乃一章之所重,其餘星宿,總是得生旺,則加之美名;逢死絕,則稱為惡曜,名非有定,星隨氣變者也。

帝釋一神定縣府,紫微同八武。倒排父母養龍神,富貴萬年春。

帝釋丙也,八武壬也,紫微亥也。帝釋神之最尊,故以縣府名之;其實陰陽二宅得此,貴之極矣。然其妙用在乎倒排,非正用也。

識得父母三般卦,便是真神路,北斗七星去打劫,離宮要相合。

上二句,引起下文之義,言識得三卦父母,已是真神路矣,猶須曉得北斗七星打劫之法,則三般卦之精髓方得,而最上一乘之作用也。北斗雲何?知離宮之相合,即知北斗之義矣。

子午卯酉四龍岡,作祖人財旺;水長百里佐君王,水短便遭傷。

取子午卯酉,以其父母氣旺也,言四正,則四維可以例推矣;水短遭傷,以其出卦之故。

識得陰陽兩路行,富貴達京城,不識陰陽兩路行,萬丈火坑深。

此即顛顛倒之意,皆上文所已言,而詠歎之。

前兼龍神前兼向,聯珠莫相放,後兼龍神後兼向,排定陰陽算。

明得零神與正神,指日入青雲,不識零神與正神,代代絕除根。

龍神向首,皆有兼前兼後之法,兼者,父母兼子息,子息兼父母,此即正神零神之義。

倒排父母是真龍,子息達天聰;順排父母到子息,代代人財退。

父母子息,皆須倒排,而不用順排;如旺氣在坎癸,倒排則不用坎癸,而得真旺氣,順排則真用坎癸,而反得殺氣矣。似是而非,毫釐千里,玄空大卦千言萬語,惟在於此。

一龍宮中水便行,子息受艱辛;四三二一龍逆去,四子均榮貴;

龍行位遠主離鄉,四位發經商。

此節又申言本卦水,須折折相顧,若一折之後,便出本卦,雖然得發,必受艱辛矣,必三四節逆去,皆在本卦,乃諸子齊發也。位遠,即出卦,一出卦,即主離鄉;若出卦之後,又歸還本卦,反主為商,得財而歸,其應驗之不爽如此。

時師不識挨星學,只作天心摸,東邊財穀引歸西,北到南方推。

老龍終日臥山中,何嘗不易逢,祇是自家眼不的,亂把山岡覓。

東邊財穀二句乃托喻,即江南龍來江北望之意,玄空妙訣也。歎息世人不得真傳,胡行亂走,旨哉言乎。

世人不知天機秘,洩破有何益,汝今傳得地中仙,玄空妙難言,

翻天倒地更玄玄,大卦不易傳,更有收山出殺訣,亦兼為汝說,

相逢大地能幾人,個個是知心,若還求地不種德,隱口深藏舌。

篇終述敘傳授之意,深戒曾公安之善寶之也。結語歸重於種德,今之得傳者,不慎擇人,輕洩浪示,恐雖得吉地,不能實受其福矣;而洩天寶者,重違先師之戒,其不幹造物之怒,而自取禍咎者,幾希矣。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