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相全編》

推荐人:admin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6-08-30 14:12 阅读:

《神相全編》

《神相全編》是浩如煙海、燦若星漢的中國典籍文化中,集古代各時期著名相學家論述和著作大成的一書,幾乎概括了中國相術的所有領域,成為自明、清以來最流行的相術技法大全。為宋代陳摶秘傳,明代袁忠徹訂正。

《宋書》記載,陳摶字圖南,號扶遙子,落第後,隱居武夷山九室岩,服氣、辟谷二十餘年,後移居華山雲台觀。太平興國年間,宋太宗下詔賜號“希夷先生”。袁忠徹,明代相士,字靜思,官尚寶司承,進少卿,改中書舍人。其父柳莊居士,《明史》:“元時已有名,所相士大夫數十百,其於死生禍福,遲速大小,並刻時日,無不其中。”袁忠徹自幼傳父術,命重一世,曾為王文、於謙等人相面。

  

首卷

相說

大凡觀人之相貌,先觀骨格,次看五行;量三停之長短,察面部之盈虧,觀眉目之清秀,看神氣之榮枯,取手足之厚薄,觀鬚髮之疏濁;量身材之長短,取五官之有成,看六府之有就,取五嶽之歸朝,看倉庫之豐滿,觀陰陽之盛衰,看威儀之有無,辨形容之敦厚,觀氣色之喜滯,看體膚之細膩;觀頭之方圓,頂之平塌,骨之貴賤,骨肉之粗疏,氣之短促,聲之響亮,心田之好歹,俱依部位流年而推;骨格形局而斷,不可順時趨奉,有玷家傳。但於星宿、富貴、貧賤、壽天、窮通、榮枯、得失、流年、休咎,備皆周密,所相於人,萬無一失,學者亦宜參詳,推求真妙,不可忽諸。

 

十觀

一取威儀

如虎下山,百獸自驚;如鷹升騰,狐兔自戰,不怒而威,不但在眼;亦觀顴骨神氣取之。

 

二看敦重及精神

身如萬斟之舟,駕於巨浪之中,搖而不動,引之不來,坐臥起居,神氣清靈,久坐不昧,愈加精彩;如日東升,刺人眼目;如秋月懸鏡,光輝皎潔;面神眼神,俱如日月之明,輝輝皎皎,自然可愛,明明潔潔,久看不昏;如此相者,不大貴亦當小貴,富亦可許,不可妄談定。

 

三取清濁

但人體厚者自然富貴,清者縱瘦神長,必以貴推之;濁者有神謂之厚,厚者多富;濁而無神謂之軟,軟者必孤,不孤則夭。

 

四看頭圓頂額高

但人頭為一身之主,四肢之元,頭方者頂高,則為居尊天子;額方者頂起,則為輔佐良臣;頭圓者,富而有壽;額闊者;貴亦堪誇;頂平者,福壽綿遠;頭扁者,早歲迍邅;額塌者,少年虛耗;額低者,刑克愚頑;額門殺重者,早年困苦;部位傾陷,發際參差者,照依刑克兼觀,不可一例而言,有誤相訣。

 

五看五嶽及三停

左顴為東嶽,俱要中正,不可粗露傾塌,額為南嶽,亦喜方正,不宜撇竹低塌,右顴為西嶽,亦與左顴相同,地閣為北嶽,喜旺方圓隆滿,不可尖削歪斜,卷竅兜上,土星為中嶽,亦宜方正聳上;印堂五嶽成也,書雲:五嶽俱朝,貴壓朝班,亦且錢財自旺,三停者,額門,準頭,地角,此面部三停也,又為三財,又為三主,又名三表,俱要平等。上停長少年忙,中停長福祿昌,下停長老吉祥,三停平等,一生衣祿無虧;若三停尖削,歪斜,粗露,俱不利也,可照流年部位氣色而推,不可 一體而斷。

 

六取五官六府

五官

眉為保壽官:喜清高疏秀彎長,亦宜高目一寸,尾拂天倉,主聰明富貴,機巧福壽,此保壽官成也;若粗濃黃淡,散亂低壓,乃刑傷破敗,此一官不成也。

眼為監察官:黑白分明,或鳳眼、象眼、牛眼、龍虎眼、鶴眼、猴眼、孔雀眼、鴛鴦眼、獅眼、喜鵲眼,神藏不露,黑如漆,白如玉,波長射耳,自然清秀有威,此監察官成也;若蛇、蜂、羊、鼠、雞、豬、魚、馬、火輪四白等眼,赤白紗侵,睛圓黑白混雜,兼神光太露,昏昧不清,此監察官不成也,又且愚頑凶敗。

耳為采聽官:不論大小,要輪廓分明,喜白過面,水耳、土耳、金耳、牛耳、圓棋耳、貼腦耳、對面不見耳,高眉一寸,輪厚廓堅,紅潤姿色,內有長毫,孔小不大,此采聽官成也,或鼠耳、木耳、火耳、箭羽耳、豬耳、輪飛廓反,不好之耳,或低小軟弱,此采聽官不成也,不利少年損六親。

鼻為審辨官:亦宜豐隆聳直有肉,伏犀龍虎鼻,獅牛胡羊鼻,截筒盛囊懸膽鼻,端正不歪不偏,不粗個小,此審辨官成也。若狗鼻、鯽魚、鷹嘴、劍峰、反吟、複吟、三曲、三彎、露孔、仰灶、扁弱、露脊、露骨、太大孤峰,況又兇惡,貧苦無成,刑惡奸貪,此審辨官不成也。

口為出納官:唇紅齒白,兩唇齊豐,人中深長,仰月彎弓,四字口方,牛龍虎口,兩唇不反不昂,不掀不尖,此出納官成也。或豬狗羊口,覆船,宴魚紉魚,鼠食羊食,唇短齒露,唇黑唇皺,上唇薄下唇反,須黃焦枯粗濁,此出納官不成也。書雲,但一官成者,掌十年之貴祿富豐,不成者,必主十年困苦。

六府者

天庭日月二角為天府,宜方圓明淨,不宜露骨,天府成也。或削低塌偏尖,天府不成也,主初年運塞。

兩顴為人府,宜方正插鬢,不粗不露,齊揖方拱,此人府成也。若粗露高低,尖圓繃鼓,此人府不成也,主中年運否。

地角邊腮為末景地府,喜府地閣懸壁,木昏不慘,不尖不歪,不粗不大,地府成也。若高低粗露,削尖耳後見重腮,地府不成也。書雲,一府就掌十年之富盛,相反者主十年之凶敗。

 

七取腰圓背厚

胸坦腹墜,三甲三壬,體膚細嫩可也,背厚闊,腰硬腰圓,最嫌背脊成坑,背薄肩垂,肩昂頸削,腰宜圓宜硬,宜大宜平,不可細小軟弱,崎彎無屁股,臀薄尖削露,臀宜平厚,不宜大竅,胸宜平滿,骨莫粗露;項下雙絛,心窩不陷,腹宜有囊如葫蘆,臍下肉橫生,不宜尖削。或如鵲肚,雞胸,狗肚,此不湛也。書雲,腰圓背厚,方保玉帶朝衣,驟然不豫,慷慨過人,必主發達富盛;胸平腹囊,故宜紫袍掛體,雖不出前,不入凡流,必須發達;背如三甲,項後肉厚,兩肩繃肉厚,腹如三壬,臍下肉長,兩腿邊肉長;書雲,背負三山如護甲,臍深納李腹垂箕,如此之相必大貴,不貴之時富可誇。但頭大無肉,腹大無囊,不是農夫必是屠傅,不是粗人定是木作;若尖削陷軟,狗肚雞胸,縱富必無結果。書雲,男子腰小,難主家財亦且夭折;凸胸露臀,當成窮酸,男子為僕,女子為婢,相中最宜推詳,不可忽略。

 

八取手足

宜細嫩隆厚,掌有八卦,紋路鮮明,或如撰血尖起三峰,奇紋異紋,節如雞彈,指尖相稱,指大相停,掌平如鏡,或軟如綿,龍虎相吞,掌厚背厚,腕扁肘圓。足背有肉,足底有紋有痣掌略帶彎,手背不宜粗露,筋骨指節不宜漏縫。書雲,腫節漏縫神昏神懶,浮筋露骨,身樂心憂,掌紅撰血,富貴綿綿,手軟如綿,閑且有錢,尖起三峰,招生晚景,掌平如鏡,白手興家。紋露粗率,晚年衣祿平常,但相掌訣法有載於後,宜與前後兼觀。

 

九取聲音與心田

書雲,要知心裏事,但看眼神清,眼乃心之門戶,觀其眼之善惡,必知心事之好歹,其心正則眸子必正眼視上其心必高,眼視下心有感思,眼轉動而不言,心有疑慮;眼視斜而口是心非,益已害人,言不可聽;眼正視,其人中正,入黨無偏,眼噁心必惡,眼善心必慈,有陰鴛者,或救人難厄,或救人危險,濟人貧窮,救人性命,不淫不亂,財寬量大容物。人俱有紫黃容紅氣色.發見於眼下.臥蠶之宮.印堂福堂之住.縱相貌不如.其心田好.終有富貴.若相貌堂堂,心事奸險,縱然富貴,不日貧窮。書雲﹔未觀相貌先看心田,有相無心相從心滅,有心無相相從心生,昔裴度還帶,宋郊渡蟻,廉頗扶危救人過渡,各千金不受,本是不貴之相,後反大貴而陰陽扶之。聲音宜響亮,出自丹田,臍下一寸是也。聲響如雷灌耳,或如銅鐘玉韻,或如甕中之聲,或如銅鑼銅鼓,或如金聲,或聲長尾大如鼓之響,俱要清潤,縱相貌不如,亦主富貴。或人小聲大,人大聲雄,俱要深遠,丹田所出,此富貴綿遠之相也。夭折貧賤之人,聲輕聲噎,聲浮聲散,聲低聲小,或如破鑼破鼓,語音焦枯,聲大尾焦,聲雄不圓。書雲,富貴之聲出於丹田,夭賤之人,聲出舌端,或有餘韻,縱焦枯烈,早年虛耗,晚主發達矣。

訣曰:言未舉而色先變,話末盡而氣先絕,俱夭賤之人。觀聲音,知為相之根本,觀陰陽,知為相之元神,形貌莫外乎聲音,陰陽部位不好,有此相者,競許富貴 ,但聲音響亮者﹐雖貧終能發達,不必狐疑。

 

十觀形局與五行

形局者:乃人一身之大關也,或如龍形、虎形、鶴形、獅形、孔雀形、鸛形、牛形、猴形、豹形、象形、鳳形、鴛鴦、鷺鷥、駱駝、黃鵬、練雀等形,此富貴形相;或豬形、狗形、羊形、馬形、鹿形、鴉形、鼠形、狐狸形,此兇暴貧薄天折之相也。

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書雲,金得金剛毅深,木得木資財足,水得水文章貴,火得火見機果,土得土厚豐庫,金形白色喜白,木形瘦喜青,水喜肥黑,火不嫌尖宜赤色,土喜厚今色宜黃,此五形正局也。合此者富貴福壽,反此者貧賤夭折,但學者憑五行兼骨格,推斷相法 多端總斷。

 

五法

擇交在眼,眼惡者怕多薄,交之有害,然露者無心,不可不詳審也;問貴在眼,未有眼無神而貴且壽者;問富在鼻,鼻為土生金,厚而豐隆者必富;問壽在神,未有神不足而壽且貴者,縱貴亦大富;求全在聲,士農工商,聲亮必成,不亮無終;上相不出此五法,拘於口耳眉額手足背腹之間者,乃庸相士也。

 

切相歌

入眼方知訣,還觀主起中,語遲終富顯,步緊必貧窮,

犬眼休為伴,雞睛莫與逢,項偏多蹇滯,頭小定飄蓬,

骨露財難聚,筋浮病必攻,唇掀知命夭,腹墜祿須豐,

腰肥知有福,額廣壽如松,腳長兼耳薄,辛苦道途中。

 

論形俗

蜀人相眼,閩人相骨,浙人相清,淮人相重,宋人相口.江西人相色,魯 人相軒昂,胡人相鼻,太原人相重厚。

 

論氣色

天道周歲,二十四節氣,人面一年氣色,亦二十四變,以五行配之,無不驗者。促色最難審,當於清明昧爽之時觀之,又須隔絕不醉,不近色,乃可決耳,慎之慎之。氣色半月一換,交一節氣,子時既變矣。氣色在皮內肉外,隱隱可掬者,方是真氣色。氣色現而安靜者,應之遲,若點點焰動不定者,應之速;春要青,夏要紅,秋要白,冬要黑,四季月要黃,此天時氣色也。

木形人要青,火形人要紅,金形人要白,水形人要黑,土形人要黃,此人 身之氣色也。

木形色青,耍帶黑忌白,火形色紅,要帶青忌黑,金形色白,要帶黃忌紅,水形色黑,要帶白忌黃,土形色黃,要帶紅忌青,此五形生克之氣色也。

青如睛天日未出之色,而有潤澤,為正,為吉;如打傷痕而乾焦,則為邪為凶;紅如隙中日影之色,而有潤澤,為正,為吉;如打傷痕而焦枯,為邪為凶;白如玉而有潤澤,為正,為吉;如粉如雪而起粟,則為邪,為凶;黑如漆而有潤澤,為正,為吉;如煙煤而暗,則為邪,為凶;黃如鵝而有潤澤,為正,為吉;如敗葉色而焦枯,則為邪凶;色白主服,紅主訟及瘡疤破財,如火珠焰發者,主火災;青主驚恐疾病,黑主大病死亡,黃主疾病尖脫,氣色雖現,亦要看神色正,而神脫色亦空耳,色而神旺,色終莫能為大害也。

  

相法入門第一 呂岩

閱人先欲辨五形,金木水火土也。

陳圖南雲:金形方正色潔白,肉不盈今骨不薄。木形瘦直骨節堅,色帶青今人卓蘋。水形圓厚重而黑,腹垂背聳真氣魄。火形,豐銳赤焦燥,反露氣枯無常好。土形敦厚色黃光,臀背露兮性樂靜。呂尚雲:木瘦金方乃常談,水圓土厚何須寬。麟鳳記雲:相克於中窘難多,金木水火由不和。

秘訣雲:五行兇。金形帶木、斷削方成,初主滯。未主超群。木形多金, 生俐落,父毋早刑、妻子不成。水形遇十、忽破家財、疾苦連年.終身屯檀。火形水性,兩不相並.克破妻兒,錢財無剩。土逢重木.作事無成,若非大折.家道伶仃。

五行吉。

金逢厚土,足寶足珍.諸事營謀.遂意稱心。木水相資.富而且貴。文學英華,山塵之器。水得金生,利名雙成,知圓行方,明達果毅。火局遇木,茸肩騰上,三十為卿,功名蓋世。十添離火。戊巴內丁、愈暖愈佳,其道生成。

次察陰陽精氣神。骨為陽,肉為陰,精乃血之主,氣乃神之本,神乃精之附。

《貧女金鏡》雲:骨陽肉陰兩平和,一生終是無災害。陽勝於陰多孤克,陰勝於陽多天折。《鬼眼經》雲:大道凝成有三般,精能養血冠眾體。王朔雲:氣所以養形而化成者也。《易》雲:神者妙萬物而為言者也。

秘訣雲:一陰一陽不偏勝;此道由來天賦定。精氣相資體之充,神攝萬靈為主帥。

三停八卦求相稱。

三停者,有身上三停,有面上三停。八卦者,有面列八卦,掌列八褂。《玉虎》雲:身上三停頭足腰,看他長短欲勻調。上停長者人多貴、長短元差福不饒。《冥度經》雲:凡天中至印堂曰上停,山根至準頭曰中停,人中至地閣曰下停。陳圖南雲:五行不正;相君終始薄寒。八卦豐隆,須是多招財祿。

秘訣雲:身面三停俱勻調、掌面八卦悉豐盈。不端玉階地.定處金穀園。

五嶽四瀆定高深。

左顴泰嶽,右額華嶽,額為衡嶽。頰為恒嶽,鼻眾為嵩嶽。讀耳為江、二瀆目為河.三瀆口為准,四瀆鼻為漢。

《通仙錄》雲:五嶽兩顴額鼻頰,高隆開闊非凡胎。《混儀經》雲:四水莫教淺,五六主凶亡。

秘訣雲:五山朝拱、四水流通。德行須全,福自天然。

語默動靜身須識。

一語一默,一動一靜。

郭林宗雲:言語不妄口德也,緘默自持心德也。《易》雲:寂然不動,感而遂通。

秘訣雲:語成爻.默成象,動與天懼,靜與天遊,非身具至,德孰如斯。

吉凶悔吝色當明。

吉凶者得失之象,悔吝憂虞之象。

《易》雲:得則吉;失則凶。吉凶相對,而悔吝局其中。悔自凶而趨吉,吝自吉而向凶也。

秘訣雲:前節論身之德、此節淪色之變。識其德察其變,相焉繆哉。

行年為主遠限決,行年部位,運起限並沖。

麻衣雲:骨格為--'世之榮枯,氣色定行年之休咎。《風鑒》雲:運限並沖明暗九,更逢破敗屬幽冥。倘若得時部他好,順流氣色見光晶。

秘訣雲:行年為主運限扶,轉于此處定榮拈。石中美玉何絲辨、一點神光照太初。

相逐心生相術真。

心能生相,原牛理也。陳圖南雲:有心無相,相逐心生。有相無心,相逐心滅。《神機》雲:心在形先,形居心後,此之謂也。

秘訣雲:裴晉公的主餓死,而香山還帶之功。宋狀元未必元魁,由造蟻橋之力。一念之善格天,終身福履綏之,心之關係豈渺廓雲乎哉。

 

相辨微芒第二 鬼穀子

大道無形無執著,人雖具形,來自無形,相本有法,拘法則泥。

成和子雲:夫人肖形天地,其本來面目無中生有,或得之而成飛禽之像,或得之而成走獸之像,色色種種,別何者為吉人,何者為匪人,磋夫執形而論相,管中窺豹也。不離形,不拘法,視於無形,聽於無聲,其相之善者也。風鑒雲:上相之士,不相身面,其意亦同。

秘訣雲:以貌觀人,失之子羽。以言語觀人,失之宰子。宣尼猶然,庸術乎。蓋道能生形,形不能生道,知此道即知此形、形乎形乎,視聽冥冥,斯其至矣。

揣摩簡練出其下。學古人之成法,斤斤不失尺寸此其下也。

太衝子雲:今得意於忘言之天,儘是棄糟粕已後。陳圖南雲:揣其形,摩其骨,什分之間不失一。超於什一',揣摩中便是神仙下寰世。

秘訣雲:春秋伯樂善相馬,秦穆公謂伯樂之後無人己。伯樂舉九方皋。穆公乃使九方皋遍求馬於域中,數月而報得良馬,牡毛色畢呈。馬至則與前報者庚,穆公不悅口,化牡毛色不分,義何馬之能知?伯樂曰,若皋之所觀天機也,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內而忘其外、驗之果良馬。夫君子之相,何異良馬。學者得九方皋之術化矣。

有時或在方寸間,理不越于方寸,常存主於一身。

《聖凡論》雲:心為身主,五行之先。麻衣雲:末觀形貌先相心田。此:者皆方寸之說也。

秘訣雲:心者身之帥,心帥以正,幻形孰不正。形右不正者元論矣。即如伏羲;人首蛇身.神農人身牛首,為三代之聖君。方寸之論,彰彰明矣。

有時或在邦廓外。石蘊玉而山輝,珠藏淵而媚。

《靈台經》雲:骨肉豐標為外邦,且於真實用工夫。《肘後經》雲:吾人性上無一物形生惟有外皮膚。《貧女心鏡》雲:堯眉八彩,舜目重瞳,內秉聖德,外見神姿,以此推之,內德外形之征也。

秘訣雲:相有隱有顯,顯者易觀,隱者難見,在學者目力心思何如耳。假如有德者必有形,又有形者而無德,湯軀九尺而曹交類之,孔子河月而陽虎類之。一聖-狂,天淵之懸,是不可不辨。

空空洞洞本來真,空空明鏡之衷,洞洞無物之體。

《心經》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通仙錄》:雲:洞洞不知天地隘,性靈遠是太虛真。白聞道者雲:不論肉,不論骨,骨肉皮蘘殼漏子,空空洞洞有乾坤。即是太虛元化體。

秘訣雲:血肉內氣化為生性靈具十氣化之前,是以知本真則知眾體。此淪可與高明者道,難與庸俗者言也。

仿仿佛佛難測度。有相無心,有心無相。

《神獅機》雲:有形中之形,有形外之形。形中之形,由中生色,醉然見於面盎於背是也。形外之形,色厲內茬,似忠非忠,似信非信是也。此二者特踐形不踐形之間耳。

秘訣雲:昔有人毀陳平于漢祖,曰陳平美如冠玉,未必中之有也。誠哉斯言乎,觀人之難也。

消息只此個中存,富貴貧賤,吳出此篇。

太衝子雲:個中得此閑消息,了我優遊物外身。

秘訣雲:邵子詩雲:因探月窟方知物,為攝山根始識人。此與上文辭異而意同。不造其妙則何以知人,義何以知己也。

東周叔服豈欺我。叔服有人倫識鑒。學者當不讓于叔服。

柳莊雲:緊相人之有術兮,肇東周之叔服。監昭晰之幽隱兮,宜休咎之是蔔。

秘決雲:叔服擅名于周,于卿唐舉繼之,孰謂子卿唐舉之後,義豈無人哉,欺我之言不誣矣。

 

相五德配五行第三 郭林宗

五行水火木金土,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相生八卦,八卦生五行。

陳圖南曰:天一生水,在人為腎,腎之竅為耳,又主骨齒。地二生火,在人為心,心之竅為舌,又主血氣毛髮。天三生木,在人為肝,肝之竅為眼,又主筋膜爪甲。地四生金,在人為肺,肺之竅為鼻,又主皮膚喘息。天五生土,在人為脾,脾之竅為唇,義主肉色。宋齊丘雲:凡在五行懼有祿,只宜豐厚不宜偏。

秘訣雲:人身具此五行,惟水火乃五行之最。水屆坎居腎,腎水旺能養之肝木,木得水濟而生離之心火,火得木助而生良之脾土,土得火益而生兌之肺金。此生生不息之機,乃水之化源無端也。

中藏五德通臟腑。

五德:仁、義、禮、智、信。臟腑:肺、心、腎、肝、脾。

《玄神錄》雲:甲木主仁,位居東,庚金為義,向西從。禮依丙火南方地,智於壬癸北方中。惟有戊土無方位,信立陰陽理則同。五者本非泛然物,隱於臟腑妙無窮。

秘訣雲:水火木金土,肝肺心腎脾。五德配五行,仁義禮智信。發而為四端,信則居其一。生相若無信,虛負軀殼體。吾見世間人,致淆於外矣。不知無文中,舍有真實理。真實即為信、四時不衍期。相中全在信.相得壽須彌。四端豈假借,各具其一理。倍寄四端中,有用無方體。

水圓本是智之神。水性周流無滯智之體似之。

《風鑒》雲:肩粗並眼大城廓更閉圓。此相名真水。平生福自然。成和子雲:水形主閱得其五圓、氣色不雜,精神不亂、動止寬容。行久而輕也。語雲智者樂水、又雲智者動。

秘訣雲:水先天之氣耳、貫通於六合。化機不息。口古如常。圓融似智得其形,並得其性。是為真水,主聰明敏達定賢愚也。經雲:似水得水文學貴。

火有文武禮之附。火之用有文武禮之體似之。

《風鑒》雲:欲識火形貌,下闊上頭尖。舉止全無定,頤邊更少須。成和子雲:火形主明、得其五露、氣色不雜,精神不亂、動止敦厚,臥久而安也。

秘訣雲:以火為種水作精。精全面後神方生。神全而後氣方備,氣備而後色方成。火之在人為禮。得其形並得其智。是為真火。主威勢勇烈,定剛柔也。經雲:似火得火見機果。

木居東位仁發生。木之德為仁舍生生之機。

《風鑒》雲:棱棱形瘦骨,凜凜更修長。秀氣生眉眼。須知晚景光。成和子雲:木形主長,得其五長。氣色不雜,精神不亂,動止溫柔。涉久而清也。

秘訣雲:木之枝幹發於甲木。位天地長生之府、配于五德居其首,在人為仁。得其形.外得其性,是為真木。主精華茂秀。定貴賤也。經雲:似木得木貸財足。

金方斷制義白然。金之性有樽節裁處之宜。

《風鑒》雲:部位要中正,三停又帶方。金形人入格、自是有名揚。成和子雲:金形主方,得其五方,氣色不雜,精神不亂、動止規模、坐久而重也。

秘訣雲:金之位於乾兌,舍西方肅殺之氣,秉堅剛之體。在人為義.得其形,並得其性.是為真金。主刑誅厄難。定壽夭也。經雲:似金得金剛毅深。

土定不移信常足。士之信定性立剛維。

《風鑒》雲:端厚仍深重、安詳若泰山。心謀難測度,信義動人間。成和子雲:土形主厚,得其五厚,氣色不雜,精神不亂,動止敦龐。處久而靜也。

秘訣雲:上浮游於四季,旺在辰戊醜末,寄在丙子。一季主事十八日,其德能生萬物,在人為性。得其形,並得其性,是為真土,主載育有容,定貧富也。經雲:似土得土厚櫃庫。

此為五德配五行。總結上文而言之。

《風鑒》雲:木要瘦,金要方、水肥火厚土尖長。形體相生便為吉,忽然相克定為殃。

秘訣雲:蒼松翠柏,歲寒不凋、可以觀仁,精金美玉百煉成剛,可以觀意,火風烹飪,鼎養聖賢、可以觀禮,長江大河,天機動流,可以觀智。名山大川,載重泄,可以觀信,人與天地並立。天地,人也、人天地地也。知此五德配五行之說。

 

相神氣第四 唐舉

賊形天地超過萬靈,天地生人,性靈異於萬物。

《無形歌》雲:道為貌、大力形,默受陰陽稟性情。陰陽之氣天地造,化出比塵凡幾樣人。《靈樞經》雲:人稟天地之氣,肖清濁之形。為萬物至靈也。王元君雲:人道九形而生行形、舒之彌六合.卷之個盈據,包絡大地,稟受群生者也,故雲賦形天地超萬靈。

秘訣雲:人生之道、真精融合.二五凝成,賦其形.即賦其理。雖萬物皆具生成之道,蠢然而巴、未有如人最靈也。

氣似油兮神似燈。形資氣以養之。

《清鑒》雲:大都神氣賦於人、有若油兮又似燈。人平卻自精之實,油清然後燈方明。柳莊雲:古者方伎之道,有聞人之警格而知其必貴者、得之於人也。有察人之喜怒而知其必貴者,得之於氣也。陳圖南雲:形以養血。血以養氣。氣以養神、故形全則氣今。氣全則神全。又雲:神完則氣寬、神安則氣靜。得失不足以暴其氣,喜怒不足以驚其神,其為君子乎,福祿永其終矣一。

秘訣雲:令人論神,必曰眼有精神。殊不知神之元,大一生水為精,地二生火為神,精合者然後神從之。內有充足之精則外有澄澈之神。如行不動色,坐不隨語,睡易醒覺,作事終。皆精神也。淪氣必曰:神氣固是,殊不知氣有三,有自然之氣.有所養之氣:有暴之氣。自然之氣乃胎元,一呼一吸定生人之貴賤也。所養之氣,乃浩然塞乎兩間,定人之賢愚也。暴之氣乃仲仲自好,定人之善惡也。要之神氣之子。氣神之母,神能留氣、氣個能留神。定訣曰:妙相之法在何方;觀其神氣在學堂。氣者有之最是良,若人認得神與氣,富貴貧賤是審量。

油若竭今燈焰熄,氣喪則神亡。

《神解》雲:將全其形,先須其理。精實氣固,則神安。血枯氣散,則神亡。風鑒雲:氣壯血和則安固,血枯氣散神失奔。謝靈運雲:夭壽之人神離睫,泛而不救無所守也。圖南雲:氣冷形榮壽豈宜。又雲:氣短精神慢,那得有長年。

秘訣雲:沖氣乃相須者也,氣既喪,神安得獨存。經雲:神散氣聚;少孤破家。氣聚神散,作事不定,神與氣合,深遠主壽,清秀主貴。

燈若明今油潤之。神若秀髮由氣助之。

《風鑒》雲:神居形內不可見,氣以養神為命根。又雲:英標清秀心神爽,氣血調和神不昏。白閣道者雲:神者百閱之秀氣也。如陽氣舒而山川秀髮,日月現而田地清明。

秘訣雲:形能養神,托氣而安。氣不多則神暴,而不安。欲安其神,先養其氣。故盂子不顧萬鐘之祿,能養其氣者也。

落落失常無宅守,落落不得志之意。

《後經》雲:神衰血敗氣將凋,失志落落不支持,鬼箭雲:荒唐失志神無宅,不到到中途則夭亡。來和子雲:維維失志,失志改常神已去。

秘訣雲:神氣欲散,福祿將艾,雖處得意之時,無異君迫之際。此乃神已去舍,觀之何知。歌曰:何知為官多災難,坐時眉攢口門常歎。問知其人必此亡,塵埃面色言失常。正無守宅也。

謂澄澄絕俗有根株。

澄澄、瑩靜無雜。絕俗、出眾異常。根株、苗裔行木也。

陳圖南雲:精神澄澈、如止水之淵,驚之不懼,折之不回、君子之人也。神解雲:虛化神、神化氣。氣為骨之苗裔,骨為神之根株矣。《肘後經》雲:骨肉相滋不相返,精神湛粹壽康寧。

秘訣雲:峨峨怪石迷閑雲.昆山片玉已琢出。此至精之寶發於外,而蘊於內,非天地之鐘,道之涵養.而能有此乎。

縱然形肉充盈實,雖有形肉,不如神氣。

來和子雲:形亦厚肉亦充,無神元氣怨天公。陳圖南雲:有肉而元氣。猶如蟲木內已空虛,雖外有皮膚.暴風迅雨鮮有不摧者也。

秘訣雲:有神氣無形肉者、有根蒂而無九枝葉、非時不茂。昔人有相諸葛孔明者曰:外稟松柏枯槁之姿,內有文理根蒂之實、風閑不摧折,日華秀名滿天下。

氣散神枯虛殼子。神氣俱亡命,虛有幻軀。

《無形》雲:神也無氣也元,空空遺下這皮膚。殼子若值風霜損,穀神先已向秋枯。

秘訣雲:氣毛以血養而助神、氣散則神枯,由心不能生血故也。心何為而不生血,由思慮勞傷。揣摩計較,斷喪心之虛靈所以損耗神氣元神、元神耗則神氣亡。神氣亡幻,軀能久乎。

 

相德器第五 許負

陰陽陶鑄幾般人,陰陽二氣生成,分智思賢不肖幾般。

陳圖南雲:夫人之生,為萬物之貴,懷天地五常之性。抱陰陽二氣之靈,雖秉彝之本問肖容貌之非。《通玄賦》雲:陽生陰育,天尊地卑。燭譽經雲:人凜陰陽之正氣,形似天地以相同。中聖有全德,造化無全功。

秘訣雲:陰陽二氣之化生也,陽先而陰後。陽施而陰受。陽者乾道,陰者坤道。乾道成男,坤道成女。稟其氣之清者。為聖為賢,稟其氣之濁者、為思為不肖。所以稟氣則同,清濁有異,而人品殊文。

器識緣何分淺深。器者德器,識者識量。

裴行儉雲:士先器識而後文藝。李靖雲:淺淺器識庸人耳,格薄難與成功名。《風鑒》雲:形者人之材也,德者人之器也,有材矣而付之以德,猶如雕琢而成器也。器遇柮工而器之,是為不材之材也。

秘訣雲:德在形先,形在德後。即如項羽目有重瞳,形則善矣。然而咸陽三月火,骸骨亂如麻.哭聲慘但天地,非羽殘暴之器致之乎 ?競而舨舟不渡、則首烏江,也有汪洋居台閣,汪洋喻德量之寬宏,台閣三西元宰之位也。

《風鑒》雲:剛毅汪洋誰可識。呂尚雲:器宇汪洋有容納,志氣深遠有機謀,動作使令不可料,時通亦為公與候。鬼箭雲:氣宇軒昂好豐標、必居台閣佐明朝。

秘訣雲:形體美惡,本自生成,器識卑瑣、學問可以充拓。昔柴羔見惡末學、性至愚鹵。一見孔子之後,啟蟄不殺,方長不折,不徑不竇,居喪泣血三年。未曾見齒,卒成大賢。學問之變如此!

也有輕盈處廟廷。氣驕則輕,志滿則盈。

廟廷,朝廷也。

《風鑒》雲:幾輩堂堂相貌清,幾人相貌太輕盈。神機雲:骨格精神志氣盈.早年佩玉立廟廷。春花必定春時發,過卻春時花謝傾。

秘訣雲:德器者,滄海之波瀾。注之不見泛,鞠之不見涸。虛而能受.動而愈出、此其所以異於輕盈者也。

輕盈薄識非蕸福,輕盈薄識不見於其身而見於其後。

裴行儉雲:人有文才而浮急淺露,豈享富貴之器耶。管格雲:處崇宦而自視巍巍然,非遐福之器也。

秘決雲:大舜微時,耕稼陶漁,艱苦無不履歷。及身處九重,玉食萬國,自是不以為欲,無異耕稼陶漁之時、祿位名壽兼而有之,福流子孫真遐福之器哉。

汪洋大度可延齡。絕而能續,曰延齡、年齡也。

白閣道者雲:腹內能容三萬解,齡如一縷亦須延。陸賈雲:漢高豁達大度。

秘訣雲:書雲:有容德乃大。夫德者,天爵也。孟雲:修其天爵,而人爵從之。即宋郊以竹渡蟻,遇胡僧相之日,公神彩異常,必活數萬性命,後日當魁天下。夫以數萬蟻命.由陰報之速,使活天下蒼生之命,義當何如耶。延齡之說誠非迂也。

子輿□岩師萬世,孟柯.字子與。□岩,氣象□岩也。

《風鑒》雲:□岩器宇旋旋生。《通仙錄》雲:□岩器宇旋旋露,有類古玉埋於秋。

《清鑒》雲:孟子岩岩泰山氣象,能賤齊宣之祿萬鐘。

秘訣雲:夫有德者、其器宇恢廓,輕萬鐘一節。未足以窺其微,使務名者亦能之,畢竟于平時見義無難色、方得之、古人謂觀其所忽是也。

夷吾卑俠佐姜齊。管仲,字夷吾,相齊桓公,伯諸侯。

孔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朱子注雲:局量偏淺,規模卑狹,謂其得君行道而以伯終也。

秘訣雲:或謂孔子論管仲之器小,朱子釋曰:局量編淺,規模卑狹,此論事功,末論其德容。葆和子曰:不然,器者,吾身之德發而為容,有其德,便有其器,有其器,便有其容。事功即德器之見於行也,故古人見其禮而知其政,聞其樂而知其德。袁柳莊口:聞人之聲,而知其素,其意於此同。

此特公私毫髮問,用心有公私之別。

玄談雲:丰姿異,骨格奇,再觀才器設施為。才濟變意有私,小人君子不同歸。朱文達曰:公道私情,此事間不容髮。

秘訣雲:夷吾葵丘之會,名尊周室,實伯齊桓。公私之介,惟宣尼知之。所以器不能王齊而伯終也。假如人有此才器,有奇形,且大公無我,不惟福庇子一身一家,大君赤子亦蒙其福矣。人之德器顧不重哉。

出其下者無足評。德器不及夷吾者,無足論相矣。

《風鑒》雲:上貴之人方人相,中下之人豈可評。來和於雲:南北路頭多少人,上士吾方與論評。

秘訣雲:麻衣曰:形骸局促,作事畏縮。器甯軒昂.一小快順。夫軒昂者,抱致遠之資。局促者。顯卑瑣之態。人品已定、貴賤已殊,無足評論固宜。福若水兮德若器,德隨器付。

《五管訣》雲:雖然論相而論福,尤必觀器面知德。度冥經雲:人有一分德器,必有一分衣祿。十分德器,必有十分衣祿。

秘訣雲:福水德器之喻、極善此方者也。吾曾讀史,見古人作歇器者,中則正、滿則覆。限於其器也。始知德福二者,亦猶築器之有限也。

器若淺今水盈溢。器小福薄。

鬼箭雲:相寒福薄是前緣,器淺分明由怨天。胡僧雲:小人形貌相有方、不見播間乞祭郎。施施狀驕妻房,易盈易溢最乖張。昏夜乞哀曾婢膝,白書矜人更濟鏘。器淺志盈無遠識,直饒富貴也尋常。

秘訣雲:曾聞孔子臍深七李,董卓亦臍深七李。經雲臍為五臟之外表,惟喜深寬,怕窄小、居上為智。居下愚,七李能容。仲尼是古一聖,賦此異質,董卓亦當如仲尼之聖為是。何乃驕于盧植曰:吾與公同位方岳,公何尚居中郎 ?植門:明公與我皆鴻,不意明公變為風凰。卓喜。夫卓使孔子之德.又有其形,是亦孔子也。何乃戮身燃臍。德不稱形故也。

得志崢嶸民德色,德色,驕矜之念。民,無跡也。

《風鑒》雲:紅紫黃光起福堂,崢嶸得志喜非常。謝靈運雲:得志之人輕可識,辨取崢嶸及德色。

秘訣雲:商貴得志之氣,三光五澤、此正本來之色也。人若處此富貴之時,未嘗不以富貴驕人、其傲慢之氣.有不及檢柬於處已待人之時、圭角髮露,此德色也。學力到涵養純則無。

失時落魄絕狐媚。落魄,猶言喪氣也。狐善媚故曰狐媚。

《風鑒》雲:失志落落坐立歌。來和子雲:落魄貧寒無媚態,相中唯有此人稀。

秘訣雲:世間惟有貧賤至易移人、饑寒迫於身,壯氣消磨,雄心頓挫。鮮不奴顏拽招十王公。程子詩:富貴不淫貧賤樂、男兒到此是豪雄。此相之謂也。

任是不揚難錄取,不揚,貌惡侵小也。

胡僧雲:休嫌貌不揚白壁璞中藏。裴中立雲:白題像爾聲不揚、爾貌不揚,一點靈台丹青莫狀。

秘訣雲:人形甚美必有甚惡,人形甚惡必有甚美。誠能知美中有惡,惡中有美,相術不減于姑布子卿矣。

心生相貌立磁基。磁基,寓言心地也

《人倫賦》雲:借使修德於心,吉凶可易。陳圖南負心發善端諸福集。麻衣雲:末觀形貌,先相心田。

秘訣雲:心生相貌,以理言也。大人心雕琢太甚,生理盡矣。具有美形,術見有減,惟福白減耳。培養方寸。生理全。雖有惡形,未嘗有改,椎福自增耳。學術者此不可不知。

右五條相法,精無不該,粗無不載,囊括諸相法中之相,分經玄二解。泛視之,其辭簡約,深玩之,其理無窮。餘珍之久矣,敢自私乎、公于同志。

 

十三部位總歌

天中:第一天中對天岳,左廂內府相隨續。

   高廣尺陽武庫同,軍門輔角邊地足。

天庭:第二天庭連日角,龍角天府房心墓。

   上墓四殺戰堂連,驛馬吊庭分善惡。

司空:第三司空額角前。上卿少府更相連。

   交友道中交額好、眉重山林看聖賢。

中正:第四中正額角頭,虎角牛角輔骨遊。

   玄角斧裁及華蓋,福堂彩霞郊外求。

印堂:第五印堂交鎖裏、左日蠶室林中起。

   酒樽精舍對繽門,劫路巷路青路尾。

山根:第六山根對太陽,中陽少陽及外陽。

   魚尾奸門神光接,倉井大門玄武藏。

年上:第七年上夫座參,長男中男及少男。

   金櫃禁房並賊盜,遊軍書上玉堂厴。

壽上:第八壽上甲櫃依,歸來堂上正面時。

   姑姨姊妹好兄弟,外甥命門學堂基。

準頭:第九準頭蘭台正,法令灶上宮室盛。

   典禦園倉後閣連,守門兵卒記印綏。

人中:第十人中對井部、帳下細廚內閣附。

   小使僕從妓堂前,嬰門博士懸壁路。

水星:十一水星閣門對,北鄰委巷通衢至。

   客舍兵蘭及家庫,商旅生門山頭寄。

承漿:十二承漿祖宅安,孫宅外院林苑看。

   下墓莊田酒池上,郊廓荒斤道路旁。

地閣:十三地閣下舍隨,奴僕推磨坑塹危。

   地庫陂池及鵝鴨,大海舟車無憂疑。

 

流年運氣部位歌

欲識流年運氣行,男左女右各分形。天輪一二初年運,三四周流至天城。
天廓垂珠五六七,八九天輪之上停。人輪十歲及十一。輪飛廓反必相刑。
十二十三並十四,地輪朝口壽康寧。十五火星居正額,十六天中骨法成。
十七十八日月角,遠逢十九應天庭。輔角二十二  ,二十二歲至司空。
二十三四邊城地,二十五歲逢中正。二十六上主丘陵,二十七年看墳墓。
二十八遇印堂平。二九三十山林部,三十一歲淩雲程。人命若逢三十二,
額右黃光紫氣生。三十三行繁霞上,三十四有彩霞明。三十五歲太陽位,
三十六上會太陰。中陽正當三十七、中陰三十八主亨。少陽年當三十九。
少陰四十少弟兄。山根路遠四一,,四十二造精舍宮。四十三歲登光殿、
四旬有四年上增。壽上又逢四十五,四十六七兩顴宮。準頭喜居四十八,
四十九入蘭台中。庭尉相逢正五十,人中五十一人驚。五十二三居仙庫,
五旬有四食倉盈。五五得請祿倉米,五十六七法令明。五十八九遇虎耳,
耳順之年遏水星。承漿正居六十一,地庫六十二三逢。六十四居陂池內,
六十五處鵝鴨鳴。六十六七穿金縷,歸來六十八九程。逾矩之年逢頌公,
地閣頻添七十一。七十二三多奴僕,腮骨七十四五同。七旬六七尋子位,
七十八九醜牛耕。太公之年添一歲,更臨寅虎相偏靈。八十二三卯兔宮,
八十四五辰龍行。八旬六七已蛇中,八十八九午馬輕。九旬九一未羊明,
九十二三猴結果,九十四五聽雞聲。九十六七犬吠月。九十八九買豬吞。
若問人生過百歲,頤數朝上保長生。周而復始輪於面,紋癮缺陷禍非輕。
限運並沖明暗九,更逢破敗屬幽冥。又兼氣色相刑克。骨肉破敗自伶仃。
倘若運逢部位好,順時氣色見光晶。五嶽四瀆相朝把,扶搖萬里任飛騰。
誰識神仙真妙訣,相逢談笑世人驚。

 

運氣口訣

水形一數金三歲,土厚惟將四歲推。火赴五年求順逆,木形二歲複何疑。

金水兼之從上下,若雲水火反求之。土自準頭初主限,周而復始定安危。

 

識限歌

八歲十八二十八,下至山根上至發。有無活計兩頭消,三十印堂莫帶殺。

三二四二五十二,山根上下準頭止。禾倉祿馬要相當,不識之人莫亂指。

五三六三七十三,人面排來地閣間。逐一推詳看禍福,火星百歲印堂添。

上下兩截分貴賤,倉庫分平定有無。此是神仙真妙訣,莫將胡亂教庸夫。

 

十二宮相論

一命宮

命宮者,居兩眉之間,山根之上。光明如鏡,學問皆通。山根平滿,乃主福壽。土星聳直,扶拱財星。眼若分明,財帛豐盈。額如川字,命逢釋馬,官星果若如斯,必保雙全富貴。凹沉必定貧寒,眉接交相成下賤,亂裏離鄉,又克妻。額窄眉枯,破財鈍檀。

詩曰:眉眼中央是命宮,光明瑩淨學須通。若還紋理多這滯,破盡家財及祖宗。

命宮論曰:印堂要明潤,主壽長久。眉交者,身命早傾。懸針主破,克妻害子。山嶽不宜昏暗,有川字紋者,為將相。平正明潤身常吉,得貴人之力。氣色青黃虛驚,赤主刑傷,白主喪服哭悲,黑主身亡,紅黃主壽安,終身吉兆。

二財帛

鼻乃財星,位居土宿。截簡懸膽,幹倉萬箱。聳直豐隆,一生財旺。富貴中正不偏,須知永遠滔滔。鷹嘴尖峰。破財貧寒。莫教孔仰、主無隔宿之糧。廚灶若空,必是家無所積。

詩曰:鼻主財星瑩若隆,兩邊廚灶若教空。仰露家無財與栗,地閣相朝甲櫃豐。

財帛宮論曰:天倉、地庫、金甲櫃、井、灶,總曰財帛官。須要豐滿明潤,財帛有餘,忽然枯削,財帛消乏。有天無地,先富後貧。天薄地豐、始貧終富。天高地厚,富貴滿足,蔭及子孫。額尖窄狹、一生貧寒。井灶破露,廚無宿食。金甲櫃豐,富貴不窮。氣色昏黑。主破失財祿,紅黃色現,主進財祿。青黃貫鼻、主得橫財。二櫃豐厚,明潤消和,居官而受賞賜。赤主口舌。

三兄弟

兄弟位居兩眉,屬羅計。眉長過目,三四兄弟無刑。眉秀而疏。枝幹自然端正,有如新月和同水遠超群。若是短粗同氣、連枝見別。眉環塞眼、雁行必疏,兩樣眉毛,定須異母。交連黃薄,自喪他鄉。旋結回毛。兄弟蛇鼠。

詩曰:眉為兄弟軟徑長、兄弟生成四五強。兩角不齊須異母,交連黃簿送他鄉。

兄弟宮論曰:兄弟羅計,須要豐蔚,不宜虧陷。長秀則兄弟和睦,短促不足,則有分離孤獨。眉有旋毛,兄弟眾多狼件不常。眉毛散者、錢財不聚。眉毛逆生。仇兄賊弟。互相妒害,或是異姓同居。眉清有彩,孤騰清高之士。眉毛過目,兄弟和睦。眉毛中斷,兄弟分散。濃淡豐盈、義友弟兄。氣色青主兄弟鬥爭。口舌黑白,兄弟傷文。紅黃之氣。榮貴喜慶。

四田宅

田宅者,立居兩眼、最怕赤脈侵睛。初作破盡家園,到老無糧作蘸。眼如點漆、終身產業榮榮。風日高眉、置稅三州五縣。陰陽枯骨、莫保田園。火眼水輪,家財傾盡。

詩曰:眼為田宅主其宮,清秀分明-樣同。若是陰陽枯更露、父母家財總是空。

田宅宮論曰:十星為田宅,主地閣要朝。天庭豐滿明潤,主田宅進益。低塌昏暗傾欣。主破田宅。若飛走不朝、田宅居無氣色青,主官非田宅無成。黑主杖責。白主丁憂。紅主成,田宅喜重重、黃明吉昌,謀元不遂,君子加官,即日得升,小人得寵,利見貴人,武職或領兵馬、殺氣旺者,即行師,主管財賦,或八運司等處,五品至三品,三品至二品,如是詳看六品以蔔,另作區處。

五男女

男女者。位居兩眼下。名曰淚堂。三陽平滿,兒孫福祿榮昌。隱隱臥蠶,子息還須清貴。淚堂深陷,定為男女無祿。黑痣斜紋,到老兒孫有克。口如吹火,獨坐蘭房。若是平滿人中,難得兒孫送老。

詩曰:男女三陽起臥蠶,瑩然光彩好兒郎。懸針理亂來侵位,宿債平中不可當。

男女宮論曰:王陰三陽、位雖豐厚、不宜枯陷。左三陽枯,克損男。右三陰枯,克損女。左眼下有臥蠶紋,生貴子。凡男女眼下無肉者,妨害男女。臥蠶陷者,陰駕少;當絕嗣也。亂紋侵者,主假子及招義女。魚尾及龍宮黃色環繞,主為陰駕紋見曾懷陰德濟於人,必有果報。又雲:精寒血竭不華色,男不旺,女不育。若明陽調和,精血敷暢,男女交合,故生成之道不絕。宜推於形象外,當以理言,玄妙自見也。氣色青,主產厄。黑白主男女悲哀。紅黃主喜至。三陽位紅生兒。三陰位青生女。

六奴僕

奴僕者,位居地閣,重接水星。頰圓豐滿,侍立成群。輔弻星朝一呼百諾。口如四字,主呼聚喝散之權。地閣尖斜,受恩深,而反成怨恨。紋紋敗陷,奴僕不周。牆壁低傾,恩成仇隙。

詩曰:奴僕還須地閣豐,水星兩角不相容。若言三處都無應,傾陷紋痕總不同。

奴僕宮論曰:懸壁無虧,奴僕不少。如是枯陷,僕馬俱無。氣色青主奴馬損傷。白黑主僕馬墜墮,不宜遠行。赤主僕馬口舌,損馬失財 。黃色勝,牛馬奴僕自旺,左門右戶,排立成行。

七妻妾

妻妾者,位居魚尾,號曰奸門。光潤無紋,必保妻全。四德豐隆平滿,娶妻財帛盈箱。顴星侵天,因妻得祿。奸門深陷,長作新郎。魚尾紋多,妻防惡死。奸門暗慘,自號生離。黑痣斜紋,外情好而心多淫欲。

詩曰:奸門光澤保妻宮,財帛盈箱見始終。若是奸門生暗慘、斜紋黑痣蕩淫奔。

妻妾宮論曰:魚尾須要平滿,不宜克陷。豐滿則夫貴妻榮,奴僕成行。婦女魚尾奸門明潤、得貴人為夫。女人鼻如懸膽,則主富貴。.缺陷則主防夫,淫亂敗家、放蕩不旺夫。婦人面如滿月,下領豐滿,至國母之貴。氣色青,則主妻妄憂愁思慮。赤主夫妻口舌。黑白大夫妻男女之悲。紅黃色見、主夫妻男女和諧之喜。如有暗昧,主夫妻分離,不然斷角少情。

八疾厄

疾厄者,印堂之下,位居山根。隆如豐滿,福祿無窮。連接伏犀,定主文章。瑩然光彩,五福懼全,年壽高平,和塢相守。紋痕低陷,連年速疾沉屙,枯骨尖斜,未免終身受苦。氣如霧,災厄纏身。

詩曰:山根疾厄起平平,一世無災禍不生。若值紋痕並枯骨、平生辛苦卻難成。

疾厄宮論曰:年壽明潤康泰,昏暗疾病至。氣色青主憂驚。赤防重災。白主妻子之悲。黑主身死。紅黃紫主喜氣之兆也。

九遷移

遷移者,位居眉角,號曰天倉。豐盈隆滿,華彩無憂。魚層位平,到老得人欽羨,騰騰驛馬,須貴游宦四方。額角低陷,到老住場難見。眉連交接,此人破祖離家。天地偏斜,十居九變。生相如此,不在移門,必當改墓。

詩曰:遷移宮分在天倉,低陷平生少住場。魚尾未年不相應,定因遊宦卻尋常。

遷移宮論曰:邊地驛馬,山林發際,乃為出入之所,宜明潤潔淨,利遠行,若道暗缺陷,及有黑子,不宜出入,被虎狼驚。氣色青,遠行主驚失財。白主馬僕有失,黑主道路身亡。紅黃紫宜獲財喜。

十宮祿

官祿者,位居中正,上合離宮,伏犀貫頂。一生不到訟庭,驛馬朝歸,官司邏擾。光明瑩淨,顯達超群。額角堂堂,犯著官司貴解。宮痕理破,常招橫事。眼如赤鯉,實死徒刑。

詩曰:官祿榮宮仔細詳,山根倉庫要相當。忽然瑩淨無痕點,定主官榮貴久長。

官祿宮論曰:兩眼神光如曙星,龍目鳳睛主貴。印堂明潤,兩耳色白過面,聲聞天下,福祿榮顯。如陷缺飛走,而無名譽。氣色青,主憂疑。赤主口舌是非。白主孝服至。紅黃上下有詔書加官進職之喜。

十一福德

福德者,位居天倉,牽連地閣。五星朝拱,平生福祿滔滔。天地相朝,德行須全五福。額因額窄,須知苦在韌年。額闊頤尖。邊否還從晚景。眉高目聳.尤且平平。眉壓耳掀,休言福德。

詩曰:福德天倉地閣圓,五星光照福綿綿。若還缺陷並尖破、衣食平平更不全。

福德宮論曰:天倉地庫為福德宮,須要豐滿明潤,相朝招重重祖蔭、福德永祟。若陷缺不利,淺窄昏暗、災厄常見,人亡家破,蓋因心術損了陰隙,終是勉強,神明不佑。作事行悔,滿面春風,一團和氣。氣色青主憂疑。赤主酒肉,忌口舌。白主災疾。紅黃吉兆。

十二相貌

相貌者,先觀五嶽,次辨三停。盈滿,此人富貴多榮。三停俱等,永保平生顯達。五嶽朝聳,官祿榮遷,行坐威嚴,為人尊重。額文初運。鼻管中年。地閣水星,是為末主。若有克陷,斷為兇惡。

詩曰:相貌須教上下停,三停平等更相生。若還一處無均等,好惡中間有改更。

相貌宮論曰:骨法精神,骨肉相稱氣相和,精神清秀,如桂林一枝、昆山片玉,如珠藏淵,如玉隱石,貴顯名流,翰苑起士。暗慘而薄者凶。氣色滿面紅黃明潤,大吉之兆。

 

十二宮總訣

父母宮論曰:日月角須要高,明淨則父母長壽康寧。低塌則幼失雙親。暗昧主父母有疾。左角偏,防父。右角偏,防母。或同父異母,或隨母嫁父,出祖成家、重重災注、只宜假養。方免刑傷。又雲:重羅疊汁、父母重拜,或父亂母淫,與外奸通、又主防父害母。頭側額窄,多是庶出,或因奸而得。又雲:左眉高,右眉低,父在母先歸。左眉上、右眉下,父亡母再嫁。額削眉交者,主父母早拋,是為隔角反面無情。兩角人頂,父母雙榮,更受祖蔭,父母聞名。氣色青主父母憂疑,又有口舌相傷。黑白主父母喪亡。紅黃主雙親喜慶。

相容貴賤

夫人者,以頭為主,以限為權。頭則身體之首,眼則形容之光。觀頭之方圓,視眼之黑白。頭因而必貴,目善而必慈。眼豎而性剛,眼露而性毒。斜視而懷妒忌。近視面神睛藏性剛強,而心必曲。氣溫柔,面貌必和。滿面青藍,多逢邊否。紅黃不改,必遇榮昌。黑白色侵,憂橫疾病紛紛。色紫見福祿以猶遲。赤色縱橫,信官災而將至。要知克子害兒,必是眼下無肉。臥蠶平起,後嗣相從。眉中若旋,兄弟必全。眉橫一字,足義愛人。要知奸詐孤貧,看他鼻頭尖薄。官高位顯,準頭圓似截簡。衰困中年,定是風門牙露。露齒結喉,相中大忌,男子如此,骨肉分離。婦人如此,防夫絕子。門小唇薄,此人多是多非。印上雜紋.決定難逃刑法。口角兩垂向下,因知奸詐便宜。欲知富貴聰明,須知眼如點漆。口如四字,唇似朱紅、兩角朝於天倉,定是公侯之位。眉高耳聳,官祿榮遷。看部位相學堂,須要六處不陷。在僧道,則出入千人之上。在仕途,位至三公之際、初年水厄之憂。但有眉間黑子,痣生眼尾,中年必遭水厄。身肥項促,命不久長。要知貴賤吉凶,須有此本風鑒。

人身通論

(滿庭芳)額廣耳珠,頭圓足厚,瑩然美貌光輝。寬舒豐厚,形氣類相隨、皆是五行分定。豐衣足食兩相宜。智慧者,眉清目秀,聲價少年知。肘龍並虎臂,山根明朗,地閣豐肥。更鼻垂懸膽,項有餘皮。賦性高名磊落,面方皆厚宛如龜。真個好、安全五嶽,壽數介齊眉。

 

四學堂論

官學堂:一曰眼為官學堂,眼要長而清,主官職之位。

祿學堂:二曰額為祿學堂,額闊而長,主官壽。

內學堂:三曰當門兩齒為內學堂,要周正而密,主忠信孝敬。疏缺而小主多狂妄。

外學堂:四曰耳門之前為外學堂,要耳前豐滿光潤,主聰明。若昏沉愚齒之人也。

 

八學堂論

高明:第一高明部學堂,頭圓或有異骨昂。

高廣:第二高廣部學堂,額勇不錯骨起方。

光大:第二光大部學堂,印堂平明無痕傷。

明秀:第四明秀部學堂,眼光黑多人隱藏。

聰明:第五聰明部學堂,耳有輪廓紅白黃。

忠信:第六忠信部學堂,齒齊周密白如霜。

廣德:第七廣德部學堂,舌長至准紅紋長。

班筍:第八班筍部學堂,橫起天中細秀長。

   八位學堂如有此,人生富貴多吉祥。

 

學堂詩

背負琴書不得名,學堂無位陷三停。人中一位若無應,空將年月在朝臣。

欲說無官少保人、盜門青氣有羅紋。使於鼻上多紅氣,可惜虛勞枉苦辛。

月學尖兒義損財,初年流落更多災。官方門舌無人說,只有先賢相出來。

 

面三停

面之三停者,自發際下至眉間為上停,自眉間下至鼻為中停,自准下人中至頦為下停。夫三停者,以象三才也。、上停象滅,中停象人,下停象地,故上停長而豐隆,方而廣闊者,主貴也。中停隆而直峻而靜者,主壽也。下停平而滿端而厚者,主富也。若上停尖狹缺陷者,主多刑厄之災,防克父母早賤之相也。中停短促編塌者,主不仁不義,智識短少,不得兄弟妻子之力,有主中年破損也。下停長而狹尖薄者,主無田宅,生貧苦、老而艱辛也。三停皆稱,乃為上相之人也。

 

論形有餘

形之有餘者,頭頂圓厚,腹背豐隆,額闊四方,唇紅齒白,耳圓成輪,鼻直如膽,眼分黑白,眉秀疏長,肩膊臍厚,胸前平廣,腹圓垂下,行坐端正,五嶽朝起,三停相稱,肉膩骨細,手長足方,望之巍巍然而來,視之怡怡而去,此皆謂形有餘也。形有餘者,令人長壽無病,富貴之榮矣。

 

論神有餘

神之有餘者,眼光清瑩,顧盼不斜,眉秀而長、精神聳動,容色澄澈,舉止汪洋。恢然遠視,若秋日之照霜天;巍然近矚,似和風之動春花。臨事剛毅,如猛獸之步深山;出泉迢遙,似丹風而翔雲路。其坐也如界石不動,其臥也如棲鴉不遙,其行也洋洋然如平水之流、其立也昂昂然如孤峰之聳。言不妄發,性不妄躁,喜怒不動其心,榮辱不易其操,萬態紛錯於前,而心常一,則可謂神有餘也。神有餘者,皆為上貴之人,凶災難人其身,天祿永其終矣。

 

論形不足

形不足者,頭頂尖蒲,肩膊狹斜,腰肋疏細,肘節短促,掌薄指疏,唇賽額撻、鼻仰耳反,腰低胸陷,一眉曲一眉直,一眼仰一眼低,一睛大一睛小,一顴高一顴低,一手有紋,一手無紋,唾中眼開,言作女音。齒黃而露,口臭而尖。禿頂無眾發,眼深不見睛。行步奇側,顏色萎怯。頭小而身大,上短而下長,此之謂形不足也。形不足者,多疾而短命,福薄而貧賤矣。

 

論神不足

神不足者,似醉不醉,常如病酒;不愁似愁,常如憂戚。不唾似睡。繞睡便覺;不哭似哭,常如驚怖。不嗔似嗔,不喜似喜,不驚似驚,不癡似癡,不畏似畏容止昏亂,色濁似染。顛癇神色淒傖,常如大失;恍您張惶,常如恐怖。言語瑟縮似羞隱藏,貌兒低摧如遭淩辱。色初鮮而後暗,語初快而後呐,此皆謂神不足也。神不足者,多招牢獄之厄,宮亦主失位矣。

 

論骨肉

相人之身,以骨為主,以肉為佐。以骨為形,以肉為容。以骨為君,以肉為臣。然臣不能制君,反為之逆理。若形好容惡,至老不作;容好形惡,乍苦乍樂。假使形容俱好,若有紋癮黑子,亦不為佳。夫紋欲得深而正,黑子欲得大而明,凡相面見顴骨肉薄而開方者。主有權衡。若肉大骨藏,則無權衡。其人縱有官職,但常調而已。凡有相之人,或居貧賤,如鳳在地不久必翔;無相之人,忽居富貴,如草非時而生,非地而出矣,必愈疾也。

 

相骨

骨節相金石,欲峻不欲橫,欲圓不欲粗。瘦者不欲露骨,肉不稱骨而骨露,乃多難有禍之人也。肥者不欲露肉。肥滯之人也不欲蒲,或滿而盈者乃是死人之相也。骨與肉相稱,氣與血相應。骨寒而縮者,不貧則天。謂背額而停倔,骨寒而肩聳。大凡物有不全,貧賤壽富天折,故曰不貧則夭。日角之左月角之右,有骨直起為金城骨,位至三公。印堂有骨上至天庭,名天校骨,從天庭貫頂,名伏犀骨,並位至三公。

面上有骨卓起,名為顴骨,主權勢。顴骨相連人耳,名王梁骨,主壽考。自臂至肘為龍骨,象君。欲長而大自肘至腕名虎骨,象臣。欲短而細骨欲峻而舒圓而堅直而應節緊而不租皆堅實之象。顴骨入鬢,名驛馬骨,左目上曰日角骨,右目上曰月角骨。骨齊耳為將軍骨,撓日員為龍角骨,兩溝外曰巨鏊骨,額中正兩邊為龍角骨。

詩曰:骨不聳今且不露,又要圓清兼秀氣。骨為陽兮肉為陰,陰不多今陽不附。若得陰陽骨肉均,少年不貴終身富。骨聳者天。骨露者無立。骨軟弱者,壽而不樂。骨橫者凶。骨輕者貧賤。骨俗者愚濁。骨寒者窮薄。骨圓者有福。骨孤者無親。又雲:木骨瘦而青黑色,兩頭粗大,主多窮厄。水骨兩頭尖,富貴不可言。火骨兩頭粗,無德賤如奴。士骨大而皮粗厚,子多而又富。肉骨堅硬,壽而不樂,或有旋生頭角骨者,則享晚年福祿,或旋生頤額者,則晚年至富也。

詩曰:貴人骨節細圓長,骨上無筋肉又香。君骨與臣相應輔,不愁無位食天倉。

骨粗豈得豐衣食,部位應無且莫求。龍虎不須相克陷,筋纏骨上賤堪憂。

 

相肉

肉所以生血而藏骨,其象猶土生萬物而成萬物者也。豐不欲有餘,瘦不欲不足。有餘則陰勝於陽。不足則陽勝於陰。陰陽相勝,謂一偏之相淘為陰骨為陽,陰有餘神則生血,陽有餘神則生氣肉以堅而實直而聳,肉不欲在骨之內,為陰不足,骨不欲生肉之外,為陽有餘也。故曰人肥則氣短,馬肥則氣喘,是以肉不欲多,骨不欲少也。暴肥氣喘。速死之期。肉不欲橫,橫則性剛而暴。肉不欲緩,緩則性懦而怕。人肥不欲亂紋路,路漏者近死之兆。肉欲香而暖。色欲白而潤。皮欲細而滑,皆美質也。色昏而枯,皮黑而臭,寵多加塊非令相也。若夫神不稱枝幹,筋不束骨,肉不居體,皮不包肉,速死之應也。

詩曰:

骨人肉細滑如苔,紅白光凝富貴來。

揣著如綿兼又暖、一生終是少凶災。

肉緊皮粗最不堪、急如繃鼓命難長。

黑多紅少須多滯、遍體生光性急剛。

欲識貴人公輔相,芝蘭不帶自然香。

 

五官總論

眉緊鼻端平,耳須聳義明。海口仰弓形,晚運必通亨。

緊者。眉不散疏也。端者,正也。平者,直也。聳者,提起也。明者,棱角分明也。大而有收拾為海角,朝上而不露齒。曰弓。晚運專指口言。

五官說

五官者,一曰耳為采聽官,二曰眉為保壽官,三曰眼為監察官,四曰鼻為審辨官,五曰口為出納官。《大統賦》雲:一官成,十年之貴顯,一府就十載之富豐。但於五官之中,倘得一官成,可享十年之貴也。如得五官俱成,其貴老終。

采聽官:耳須要色鮮,高聳於眉,輪廓完成,貼肉敦厚,風門寬大,謂之采聽官成。

保壽官:眉須要寬廣清長,雙分入鬢,或如懸犀新月之樣,魚尾豐盈高居額中,乃為保壽官成。

監察官:眼須要含藏不露,黑白分明,瞳子端定,光彩射人,或細長極寸,乃為監察官成。

審辨官:鼻須要樑柱端直,印堂平闊,山根連印,年壽高隆,難圓庫起、形如懸瞻、齊如截筒,色鮮黃明,乃為審辨官成。

出納官:口須要方大,唇紅端厚,角弓開大合小,乃為出納官成。

耳為采聽官

成敗傾奇。

傾、缺也。奇、低也。傾奇主破散成敗也。《萬金相》雲:左耳缺先損父,右耳缺先損母,左右廢缺雙親並損。主妨克離祖亦不奇低十眉也。詩曰:偏堂降地,破祖無疑。兄弟稀少,自身不利。偏堂,耳名也,又口降地,耳低於眉。

聰明高聳。

高聳,過於眉也。郭林宗曰:耳為君,眉為臣。君宜上而臣宜下。高起過眉者,主貴,聰明文學,才俊富貴也。《萬金相》雲:耳高眉 一寸,永不受貧困。又曰耳如攜起名播人耳。宋齊丘曰:耳齊,日角,曰大貴。許負臼:耳能齊日角,曾服不死藥。又主乎生病少壽長,才智過人。

皮粗青黑飄蓬。

郭林宗曰:左耳為金星.右耳為木星,色鮮者貴而安穩。若皮粗及青色黑而幹者,主一生賓士南北.散走他鄉.終無定基也。宋齊丘曰:皮粗青黑,走異鄉。廣鑒集雲:耳輪青黑.腎藏喪不久也。飄蓬。謂如蓬草也。中原郊野多生,俗名蓬子。根類竹根,其枝葉如楊柳,盤盤旋旋、團□□生,圓如燈球分圓若丈餘.秋天枯死之時,風吹出土。若東風起,吹輥往西無阻者,迄逞進去,忽然換西風.複吹遠東而去。若耳皮粗青黑者,為人似蓬草,朝暮走他鄉.無定止也。

色如瑩玉,年少作三公。

《廣鑒集》雲:耳若貴賤,不取大公。先要色鮮,瑩白為上。昔歐陽文忠公,耳白如面、名聲天下。《人倫大統賦》曰:白或過面.主聲譽之飛揚,瑩白貫輪,主信行之敦厚。

貼肉垂珠,紅潤自然,主財祿亨通。

貼內者,隱伏也。紅潤者.垂珠鮮澤也。主平生財祿綿綿,百謀百成,千求千遂,天生自然富貴。《大統賦》雲:壽越眉今貴血,聰垂明兮富貼肉。許負雲:耳貼肉.富貴足。《大清神鑒》雲:對面不見耳,問是誰家於。似此貼肉隱伏而垂珠紅潤者,主平生旺相而長富貴。一歲人遠至十五歲,蔭成父母病少之相。

若尖小直如箭羽,安得不孤窮。

尖小者,謂之猴耳,主孤貧。如箭羽者,其耳形直豎似矢之翎,最為貧賤之相,主十五歲男女,並有妨財破財,長大貧賤孤獨之相。《五總龜》雲:反耳無輪最不堪,直如箭羽少資根。義曰:雙耳尖小多妨克。

命門難人指,壽原鏗短,忘淺愚蒙。

命門者,耳孔也,若窄小難人小指尖者,主愚頂短壽,無智之人。《洞中經》雲:耳孔容針,家無一金。《大清神簽》雲:耳門如墨.二十之客,大壽也。

無輪兼反薄,家破囊空。

薄者,主貧也,一歲至十五之內妨克破祖,長大孤貧。壽天之相。《太清神鑒》雲:輪為城內為廓,城兜廓吉,廓兜城凶。金鏡經曰:耳無輪廓多破散。《大統賦》雲:耳薄如紙.貧而早死。五總龜雲:能可城兜廓,不可廓兜城。

厚大垂肩攝貴,天年過八十方終。

《廣鑒集》雲:耳大四寸高聳垂肩者,主大貴壽長,蜀劉先主.耳毫垂肩,目顧其耳。宋太祖口方耳大。

只因是毫生竅內,頭自老龍鍾。

毫者,孔內生毫也,龍鍾,竹名,其購頭垂眉地,若人生耳毫長壽似龍鍾之竹跋曲頭低,極老之相也。郭林宗曰:借問何人年過百,耳內生毫頭半白。項下雙絛成一縷,此是人間壽星瑰。

論曰:

運限者,上古之壽,一百二十歲為終,今之七十者稀。萬金相法三主七十五歲為約,左耳七年,右耳八年,男左女右。又天部十年,共二十五年為初主。黑子生在輪上者主聰明,有大痣耳內者,壽長。垂珠上者,主有財。耳前命門者,主火厄,作事有始無終。耳顯三珠者,左定嗣,右定妻。一曰白珠,耳尖上貴陰亦同。二采紅珠,右耳中生一珠一子,二珠五子,陰亦同。其珠如粟米大圓者應,如綠豆大圓者少應。氣色瑩白紅潤者,貴而吉,黃者病 ?青者腎衰,黑操者腎喪。忽論上紅色如炎火者,七日口舌破財或暴。焦色慘青色,其壽不永也。

眉為保壽官

濃厚淹留孤獨。

眉黑稠濃密,主淹留賽滯久困。《五總龜》:雲:眉濃發厚人多滯。《萬金相》雲:陽,男子也,陽得虎眉賽滯,虎眉稠濃密也,主平生少快、二十六歲入運至三十五歲,此一運中主上五年多淹滯。

短促兄弟非宜。

《廣鑒集》雲:眉為君.目為臣,宜清長過日,宜如雁行,若短不及目者,難為兄弟。縱有二三四,終須不靠也。《萬金相》雲:眉長於目,兄弟五眉如掃帚,兄弟八九。與目同等,兄弟一兩。短不及目,兄弟不足。縱有一兩,非是同腹。二十六至三十五上四五乍不利。

骨棱高起,性勇好為非。

棱骨高起者,言眉骨尖峻顯露也,則主人粗鹵,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成而不知敗.自強自勝,作事不應為而強為。性暴好鬥,不可為友之相也,平生宜遠之。

清秀彎如月樣,文章顯折桂榮奇。

《廣鑒集》雲:眉是目之君,膽之苗,面之表也。若得清秀彎如月樣,主為人聰明智慧,文學博雅,必攀蟾掛,高明富貴之相。知為平生之福,二十六歲運至中主,便得顯煥功名。郭林宗曰:眉如新月祥.名譽四方聞。許負曰:眉如月弓,衣食不窮。《太清神鑒》雲:眉曲彎彎多學識。

印堂廣雙分入鬢,卿相位何疑。

眉中為印堂,名曰官祿宮、相貌宮、福德榮氣宮,一面之中.此位最千禍福。所以眉毛欲得寬廣.雙分入鬢,主生平多福而貴,二十六歲人運行中,主大發功名。緯林真人曰:眉為羅計之星。宜闊而不欲侵犯紫氣宮。陳圖南曰:翠眉人鬢,位至公卿。《廣鑒集》雲朝中無交眉宰相。

豎毛多,主殺,神剛氣暴,豈有思維。

豎眉者.謂眉毛直立而少也,多主殺性。《大統賦》曰:主性急神猛。好鬥貪殺。允思算之相也。又雲:毛直性狼。

交頭並印促,背祿賓士。

頭交者,言兩頭印提交鎖,侵犯印堂也。蓋緣印堂是官祿宮,若得眉宇寬則為官平生安穩。若交促者無祿。而一生走驟愚夫。印堂義為命宮,尼宇為羅計星,羅計侵犯交促,不利財祿。胡人不在此限,神強者不在此限,在此限即為平生之滯,六六交運至四十一,此四五年最緊。

橫直妨妻害子。

夫直者,言眉毛凡生直豎不順也。左妨子,右妨妻,左有如此妻子俱傷。然為平生不利,二十八限至於十,此三年最是不利。

旋螺聚必執旗槍。

放螺,言其中毛盤旋似螺絲尾尖、盤盤旋旋而生者。主為人剛健勇猛,可車前槍旗之首當先.無懼而戰也。

低壓眼相連不斷,運至必災厄。

《廣鑒集》雲:眉為羅計之星,眼為日月之象,相眉緊緊貼而與眼相連不斷者,是羅計二星侵犯大陰大陽.大陰大陽為日月之台。一身之主,二十六限至二十九不利,三十七八九亦不利.若孿星高廣、日月分明,災禍減半。

論曰:

運限者、兩眉管四年人中主左二年二十六七右二年二一蔔八九眉生四理。黑子眉中生者。初主水厄、眉頭生者,主性剛,眉上生者主貴官。紋理眉中十字元字紋者,大亨。有坤卦紋者,祿二千石。有成土字並魚皂形紋,主大將公卿之位。眉上氣色忽然白者,主哭泣聲服忌。忽然紅色者,三日七日主口舌官訟。黃明入華蓋,日近遠喜信入宅。又主動出為吉。眉中忽然生毫長,謂之壽毛,然不宜早生。萬金相雲:二十生毛三十死,四十生毛命壽長。若四十之上忽然生一毫長者,三年內遇貴。

目為監察官

兩眼浮光,雙輪噴火,殺人堿好奸謀。

兩眼浮光者,謂噴突不收光射人也。雙輪噴火,上下限堂紅赤,如炎火噴外也,似此者則主人兇惡。奸紋貪鄙衷懷奸盜之心.然平生之惡。三十歲入運、至三十五此五年大發。三十七至四十。此四年亦不利。《大統賦》雲:睛如點漆。許負門:日中赤沙起、法死、須妨已,又謂之蛇眼赤沙,便是噴火。

睛如點漆,應不是常流。

《廣鑒集》雲:兩睛黑光如點漆,昭輝明朗光彩肘人者.投貴人臣,神仙高士.奇異之相。然為平生之福,二十歲至三十五歲、此六歲顯耀功名。

眼大者多攻藝業。

《月波洞中經》雲:眼睛大而端定,不浮不露、黑白分明者.主可學藝業,異於眾人.成家立業。

上視者勿與交遊。

上視者。或看物觀經,或觀人昂而睛昂向上視者,主為人賊性,自強自是不容物,太宗多疑.不可為友。同行須在富貴之中。不可深交。貧女曰上視者,人多狠。

斜觀狼目強獨,勝鏗吝更貪求。

斜觀者,主人秉性剛強。獨能堅吝者,自堅不施,貪鄙愛聚。損人安已。縱居富貴能文。亦不改堅吝之心,門腹不能相應之人也。《廣鑒集》雲:目為心之外戶.現其物外而知其內也。孟子曰:胸中正則眸子了焉.胸中不正。眸子不能掩其惡也。善惡在目中偏正。善者。正視神清睛定。惡則斜視不定神濁:《太清神鑒》雲:眼有些小病。心有些小毒,眼有十分病,心有十分毒。。眼善心也善,眼噁心亦惡。〈大統賦〉雲:斜兮者、人遭其毒、然居富貴之書。只是心中不正.何況於小人乎。

圓大神光露,心懷兇狠訟獄堪憂。

若圓大眼睛突露光者主兇暴,多招禍患,常遭團圓之囚系,然為平生之凶,二十八限至三十五歲不利.二十七八九亦然,雖居富貴,亦為凶徒。若肯讀書。近君子遠小人、其凶減半。《月波洞中經》雲:莫交眼突,往往見災屯,又曰眼露心亦露。

似雞蛇鼠目,不濫須偷。

《月波洞中經》雲:雞目無痕.好鬥貪淫。蛇目上胞厚而心毒。鼠目左小竊盜,似者男女盜竊貪婪無恥,然居富貴亦不改奸妒之象。

三角深藏毒害。

眼生三角,兇狠之人,常能損物害人。若是女子,妨夫不良。《大統賦》雲:三大角多嗔,為妨夫命.刃者劍刃也,婦人眼生三角,如殺夫之劍也。

頻偷視,定無良籌。

頻愉視者、謂談話之間,廣會之座,低日沉吟.常常用跟份觀人者,乃為人心性不定,多疑智淺之象。

神清爽秀,長如風目,身顯作王侯。

神清秀者.瞳子瑩潔,黑白分明,如曉星光肘四遠也。長如風者。風目細長,入鬢極一寸五分,陰陽大富大貴,蜀關雲長.唐房玄齡俱應。

論曰:

運限者,兩目管六年,左目三十三十一二,右目三十四五。目有四神,黑子生在眼胞上者,貪婪作竊,眼下者妨害氣色者,三陰三陽。忽然生黑氣深者二五日,淺者二七日,家宅不甯陰人是非。紅者火災。眼下鋪青者,連累口舌。赤者官災。黑者破耗。黃明者最吉。陰人目下青者喪夫。赤者產厄。眼尾其色瑩白光潤者,主夫位增遷財祿之喜。

鼻為審辨官

竅小鏗貪。

竅者,鼻紮也。《萬金相》雲:左右胞謂之仙庫,左胞名左庫,右胞名右庫,夫庫欲高豐厚。竅者庫之戶也,戶欲小而齊,庫厚而隆,庫小而齊者,庫內有積也。庫狹而薄.戶大而薄者,庫元積也。竅小庫齊之相,好聚而不舍。戶寬反仰之相,無積麗好施也。

高隆顯宦。

《廣鑒集》雲:鼻為土宿、萬物生於土歸於土,象乎山嶽,山不厭高,土不厭厚,義為一面之表也。夫天地人三才之中,鼻為人也,欲得高隆而貴。《大統賦》雲:惟鼻者,號嵩嶽,居中為天柱而高聳,梁貴乎豐隆。漢高祖隆准,終為平生之福。三十五至五十中,大顯功名。

偏斜曲陷堪傷。

偏斜者.不端正.主孤滯也。曲者主孤貧,《萬金相》雲:鼻倡左先損父,偏右先損母。又曰樑柱不直.中年道厄。六七八限至九六不利。許負曰:鼻仰突多孤獨,陷者地低,四陷瘡窩,疵暇疽傷也。亦主妨厄最不利。《萬金相》雲:印堂缺陷,才祿不旺,三十六歲,不利妻房。山根缺陷自身傷害,三十八歲,本身不利。金櫃缺陷,鎖在他鄉,三十九遠出不利、亦重破檄。年上缺陷,哭聲不祥,四十歲孝服哭泣動。月字缺陷,百事為傷,四十一歲.幾十??難成。壽上缺陷,作事乘?,四十二歲,凡於不利。準頭缺陷,人事不和,四十三歲,妨是非口舌。左庫缺陷,財物消散 。四十四歲破財。右庫缺陷.橫事極多,四十五大破財。此十缺陷然為人限不利,必須更看別位滿缺乘除,若是神陷,色尾陷,文武陷,天地陷.色更青赤,乃為一生孤克,貧下之相也.蓋緣缺處多.若天地豐,日下平,日月明,色尾滿,氣色正.似此者,運至有災。《大統賦》雲:完美宜官破露憂辱,員忌準頭。

若還短促,未敢許榮昌。

短促,鼻小局促也。《大統賦》雲:巢窩面之儀錶,欲其廣大,主富貴。若短小局促,主貧賤。許負曰:鼻小莫求官。《大統賦》雲:小而滯者作童僕,若鼻短促,童僕之相,為平生貧賤,六六至五九,最不利於已。然鼻小之相.終身不富貴,縱有神骨,相貌亦不樣。

生怕十分昂露。

昂露,鼻孔仰。孔為二庫之門,十分昂露者,謂戶門開闊內無積也,難為平生不利,五九大破。廣鑒相中,大忌鷹嘴露竅。《大統賦》雲:井灶露破廚無粟。井灶者,鼻孔也,又雲斜如蔓藕之狀。困乏預儲斜如英藉者鼻斜露似刀切藕也,預儲為盛米之器也。困乏為死米也。《照膽經》雲:鼻孔外仰成惡敗。

如懸膽,必作朝郎。

如懸膽者,其形從印堂隆隆懸垂,直下準頭,準頭完美如彈者是也。似懸掛豬羊之膽,有骨法,貴作朝郎,無骨法者.富有千金。《心鏡經》雲:鼻如懸膽,終須貴,土醒當生得地來。若是山根連額起,定知榮貴作三台。許負曰:鼻如懸膽,家財巨萬。《大統賦》雲:圓如懸膽之形,榮食鼎立,為平生之福,六六至五九,大發財祿。

年壽上縱橫紋理,家破苦窮忙。

鼻為年壽二位,屬中央戊已上,萬物生成之地,又為巢窩。欲其光隆無犯者吉,若有縱橫亂紋交雜者,破祖離家,一生弛驟奔波苦,終日揭貧困而厄。若得形正神剛,則主成敗走驟,若女子不可為配。《大統賦》雲:紋若亂交,慎勿為乎眷屬平生大破。

山根更折,田園不守,妻子先亡。

低者,塌也。折者,橫紋斷流也。似此者則主破祖離巢,妨害妻子也。終為平生之患,三十七至四十歲,運行到此,男女並同,蓋緣為生日不順也。若更眉壓限,神氣薄,樑柱偏,輕則中年大病刑獄,重則喪軀矣。或得形正神強,色明聲亮,其實減半。《五總龜》曰:月孿宮中折又尖,家財早破事相煎,妻兒晚見尤難保,況是屯墰屬少年。《萬金相》雲:山根斷折,四十九,三年命祿中。又曰:月字名山根,又名疾厄宮,又名妻子宮.又名月孿宮,又名嶺斷宮,司囚宮,在山根上一分名王嶺根斷自身傷。又曰:嶺斷官司不自由,嶺根折斷自身休,山根嶺斷二十九,嶺根道斷自身體。又曰:山懸橋道耗財,主嶺山根金道三位折也。嶺根平梁財聚三位高也。此三位嶺根道,於一面之中,諸部之內,最關禍福。學者可用意觀之。

鼻如鷹嘴樣狡狠。

鷹嘴樣者,嶺根道三位細細低下,年壽孤聳準頭尖垂向下者是也。可旁觀得見,主最毒。《廣鑒集》雲:鼻如鷹嘴,啄人心髓。貧女曰:旁觀曲凸如鷹嘴,心裏奸謀暗殺人。許負曰:生伯如鷹嘴,一生奸詐不堪言。《月波洞中經》雲:相中大忌鷹嘴露竅,似此者,主為人最毒,常懷嫉賢妒能。外貌偽和假寬,內實毒害。然居富貴知書、不免貪婪奸狡,何況小人乎?又主好成要敗,四十五歲主人破財。

廣大巢窩須穩。

《萬金相》雲:鼻為巢窩、人之家宅也。欲其樑柱端直,年壽豐隆廣大肉厚,接迎東西二嶽。准員庫起者.主家宅廣人口多。三十六歲入運,至五十九歲,此十年大進入口並宅舍。《大統賦》雲:粱廣者窩巢穩。

光明主財祿殊常。

《太消神鑒》雲:面部右五嶽之位,額為南嶽衡山,屬離火。頦為北嶽恒山,屬坎水。左顴為東嶽泰山。屬震木。右顴為西嶽華山,屬兌金。鼻為中嶽嵩山.屬中央土。金木水火土、各有時,火主夏。水主冬,木主春,金主秋,惟土每季旺十八日。乃為萬物生成之地,所以鼻貴乎高隆光明色黃者,得其十之本色也。若有骨法者,主有貴祿,在庶人得財入宅。《大統賦》雲:梁貴乎於隆貫額尚也。色貴乎先瑩目日明也。許負門:准明印正,諸事亨通。鬼谷先生說:欲觀在任古凶者、看年壽二位,一分黃明,一年無事。二分黃明.二載平安。三分黃明,三周吉利。若見非來之事,或青或赤或黑,並主當年不利。《五總龜》曰:年壽四時黃。財冉非常。《廣鑒集》雲:心善三陽光點點,左眼胞也。脾安鼻准見黃明,耳輪然黑腎臟喪.年壽黃明福德生,右目上下:忽然準頭明更淨,等閒有土是通亨。土者黃明也。目印堂至准庫中間,四季常得黃明.寒努不侵。壽怒不變,乃為平生之福也。

準頭黑,蘭台暗摻,旬日必身亡。

準頭者、是土之主。蘭台.左鼻胞名蘭台,又右為廷尉。《海底眼》曰:夫鼻者.運五膠之棍華、腫之苗。肺虛則通,而色瑩光明.元病多古。肺災則塞,而色摻黑暗大患,全而多凶。若見準頭蘭台包修黑暗者,大病速至,不出十日之內喪矣。病人最怕此色。

論曰:

運限者鼻管十年,自印堂三十六,至右庫四十五。鼻有二節,黑於在山根者,主妨妻害子,鼻側大凶不利年上者兄弟難為。印堂當中圓黑者,貴吉。夫氣色印堂山根光明者吉,暗慘者滯。年壽黃明者吉,黑病赤官災青破耗白哭泣。準頭黃明者,喜慶立至。黑大病。赤紅者破耗。白者破毒。

口為出納官

短促,唇掀,色青,齒露,偏邪,骨肉相煎。

促者,口聚也。短者,橫窄也。促短者,並主孤也。《大統賦》雲:口如吹火似寒酸。吹者襊聚也.《通神鬼巴相》曰:口有三聚,一猴口吹火聚,注令人無於,子立自身亡;二日羊門飲水聚.注令人孤寒,好歌樂無衣箱,三日鶴口縮囊聚,注今狐寒性寡,親子另房.唇掀者.口唇翻窒也,亦主弧克。《太清神鑒》曰:眼露睛,唇皮宣,男擾賊盜,女擾產難.若去寺現及出家,免得一身見八感.青色者.言唇氣盲黑,亦主弧貧.《五總龜》雲:貧窮似鼠常青黑,破盡田園不住家.《大統賦》雲:青黑禍發齒露者,凡語笑露齒牙,孤克。《廣鑒集》雲:相中大忌露齒也。偏斜者,口不正也,亦主孤貧。《萬金相》雲:海朝文、陽十七禍至,陰二八大病.海朝武,陽二八災病,陰十七禍生‘文左武右也。又曰水星不正.針肉相煎。水昆,門也。骨肉,六親也.然主平生之象,五十六歲人運.至六十四歲不利骨肉。

闊而不正,虛詐不堪言。

橫曰不牧而倡斜不正者、主為人多奸猾,虛謬不實。《大統賦》曰:大言無信者略綽,賂綽者即橫閣不牧也。《五總龜》曰:若傷歸於左畔,是非奸詐愛便宜.口唇左邊也。

偏薄是非謗汕。

偏薄者.口盾薄橫伯也,主好說談。是非謗汕者.不知已口快舌長.專提人語失,取笑渾語,毀善譏調,不顧忌諱,似此之人,雖居富貴,亦不脫小人也。《五總龜》曰:水星偏陷兩頭垂,尖薄無棱作乞兒。無棱者,薄也。

如朱抹,名譽相傳。

如朱抹者,口唇紅鮮,似塗抹朱砂之紅色也。主文章才俊,其名鏈傳揚四方。陳圖南曰:唇如潑砂,富貴如華紅色也.許負曰:口如含丹,不受饑寒.郭林宗曰:唇紅齒白食天祿,多藝多財又多宮.《貧女》曰:貴人唇紅似潑砂,更加四字足榮華。然主平生之貴,五十六歲入遠。大發財祿。

唇裏紫食肉千里衣祿自天然。

唇鮮紫紅色者,主富貴.可食千里之爵祿,乃為天主自然之福。平生之貴,五十六人限快。

覆載多紋理,掩人過惡,得子孫須賢。

覆載,唇之名也。《萬金相》雲:上層名金覆,下層名金載,若唇上下有紋理多者,主為人寬和,見善多為,遇惡勸歸於善而喜避其惡,又招貴子賢孫。《大統賦》雲:上下紋交于孫眾、周陋棱利仁信全。

食時多哽咽,必主邊遭。

哽咽者.吃飯食吞噎向喉咽之中,作沃沃之聲是也.遁檀者,平生露滯不通。張紫菱曰食為性之本,所以欲詳而不暴,綴不欲聲,吞不欲鳴也。《五總龜》曰:鳥啄豬食最賤客,相他衣食必無終。咽粗急者人多燥,鼠食從來飲食空.又曰:相食看詳緩,窮忙豈合宜。更嫌將烏啄,更總合淋漓。性暴吞須急,心寬食必遲。問君榮貴處,牛哺福相隨。

常向睡中不合泄元氣,天促天年一。

口者.宣言語以接萬物.博領飲味以安五臟。造化之權,禍福之柄。唇為口之城廓,舌之門戶,一開一合,榮辱所系也。所以夜睡開口者.泄其元氣.元氣即泄.壽不永也。

親曾見低垂兩角,常被世人嫌。

兩角下垂者.無衣食也。最招人憎嫌。《五總龜》曰:口者,心之外表,賞罰之所出,榮辱之所關。欲端而厚.言不亂髮.謂之口德。若多言而亂髮者,謂之口侯。若方廣有棱者,主壽形。如弓稍向上者.主貴;若尖而薄反者.主賤.若黑子生於上唇者,平生酒肉來自然。生於口角者,災滯。生於壽帶人口,主饑餓而死。女人唇生黑子者、主淫,無媒自嫁也。

論曰:

運限者,口管十五年,為末主五十六至六十四。口有三聚,黑子生在唇上者,主一生得酒食,唇內亦然。口角生者,末主水災。紋理者壽帶人口,直饑餓不食而死。氣色紅潤者,則貴。黑者賤。青者毒,白者亦然。黃者病。惟繞口黃明者,最吉。

論男女五官

夫人身手欲得厚,大小相覆,滑淨光澤,必應豪貴。顏色光潤,財祿日進。夫人少顏色,惡者絕無官。《分墳經》雲:頭小為一極,不得上天力。額小為二極,不得父母力。目小為三極,無有廣知識。鼻小為四極,農作無體息。口小為五極,無有盛衣食。耳小為六極,方命難量測。頭雖大,額無角。目雖大,無廓落。無相也。鼻雖大,梁校弱。口雖大,語賂綽。耳雖大,無輪廓。腹雖大近上著,非奴即作客是無相。頭雖小,方且平。目雖小,精且明。鼻雖小,樑柱成。口雖小,語媚生。如此之人法主聰明兼不少衣食。夫女人共語,未了即面看地,如此之人,必有病也。夫女人當共人語,手拈衣帶者,便低頭答者,必有姦淫之事也。

五嶽

額為衡山。頦為恒山。鼻顴嵩山。左顴為泰山。右顴為華山。

中嶽要得高隆,東嶽須聳,而朝應不窿不峻,剿無勢,為小人,亦無高夀。中嶽薄面無勢,則四嶽無主,縱別有好處,不至太貴,無威嚴重權,壽不甚遠。中嶽不及且長者,止中壽,如尖薄,晚年見破,到頭少稱意.南嶽傾側,則主見破,不宜長家。北嶽尖陷,未主無成終亦不貴。東西傾倒無勢.則心惡毒無慈愛。五嶽須要相朝.

四瀆

耳為江。目為河。口為誰。鼻為濟。

四瀆要深遠成就,而涯岸不走,劇財谷有成,財物不耗多蓄積。耳為江瀆,竅要聞而深,有重城之副,緊則聰明,家業不破.目為河瀆,深為壽,小長剔貴,光則聰明,淺則短命,昏濁多滯,圓則多天,不大不小貴.口為淮漠,要方闊而唇吻相履載,上薄則不覆.下薄則不載,不覆不載則無壽.無晚幅.不覆則家必覆。鼻為濟瀆,要豐隆光圓,不破不露,則家必富。

 

五星六耀說

五星,金、木、水、火、土也。

六耀者,太陽、太陰、月孿、羅喉、計都、紫氣。

火星須得方,方者有金章。(額也)

紫氣須得圓,圓者有高官。(印堂)

土星須要厚,厚者得長壽。(鼻也)

木星須要朝,五福並相饒。(右耳)

金星須要白,官位終須獲。(左耳)

羅喉須要長,長者食天倉。(左眉)

計都須要齊,齊者有妻兒。(右眉)

月字須要直、直者得衣食。(山根)

太陰須要黑,黑者有官職。(右眼)

太陽須要光,光者福祿強。(左眼)

水星須要紅,紅者作三公。(口也)

五星六耀決斷詩

金木星是耳,貴要輪廓分明,其位紅白色不均,大小如門闊,生得端正,不反不尖,不小,一般更是高過眉眼。白色如銀樣大好、其人當生,得金木二星照命,發祿定早。若反側窄,或大或小,為陷了金木二星,其人損田宅,破財帛,無學識也。

詩曰:

金木成雙廓有輪,風門容指主聰明。端聳直朝羅計上,富貴榮華日日新。左金耳也金本開花一世貧,輪翻廓反有艱辛。于中若有為官者,終是區區不出塵右木耳也。

水星是口,名為內學堂,須要唇紅闊四角人中深,口齒端正有文章,為官食祿。若唇齒粗,口角垂,黃色主貧賤。

詩曰:

口含四字似朱紅,兩角生棱向上官,定是文章聰俊士,少年及第作王公。水星賂綽兩頭垂,尖薄無棱是氣兒。若是偏將居左右,是非奸詐愛便宜口也。

火星是額如見額廣闊發際深者,有祿位衣食,及子息四五人,其人有藝學,父母尊貴,當生命宮,得火星之力人命,有田宅,壽九十九。如尖陋有多文理者,是陷了火星,乃不貴,無子息一二人,至老不得力,衣食平常,又不得兄弟力,主貧,無大壽,損妻破財。

詩曰:

火星宮分闊方平,潤澤無紋氣色新。骨聳三條川字樣,少年及第作公卿。火星尖狹是當流、紋亂縱橫主配囚。赤脈兩條侵日月,刀兵赴法死他州。額也

詩曰:

羅計星君秀且長,分明貼肉應三陽。左羅不惟此貌居官職,思義彰名播遠方。羅喉稀疏骨聳高,為人性急愛凶豪。眉毛奸邪狀似垂楊柳,兄弟同胞有旋毛。右計

 

六府論法

六府者,兩輔骨、兩顴骨、兩頤骨、欲其充實相輔,不欲支離孤露。《靈台秘訣》雲:上二府自輔角至天倉,中二府自命門至虎耳,下二府自肩骨至地閣。六府充直無缺陷癍痕者,主財旺。天倉峻起多財祿,地閣方停萬頃田,缺者不合。

 

三才三停論

三才者,額為天,欲鬧而圓,名日有天者貴。鼻為人,欲旺而齊,名曰有人者壽。頦為地,欲方而闊,名曰有地者富。三停者,發際至印堂為上輔,是初主。自山根至準頭為中府,是中主。,自人中至地閣為下輔,末至。自發際至眉為上停,眉至準頭為中停,準頭至地閣為下停。訣曰:上停長老吉昌,中停長近君王,下停長少吉祥。三停平等,富貴榮顯。三停不地,孤天貧賤。

詩曰:

面上三停仔細看,額高須得耳門寬。學堂三部吳堪是,空有文章恐不官,

鼻樑隆起如懸膽,促者中年壽不長。地閣滿來田地盛,天廷平闊于孫昌。

三相所主

額尖初主災,鼻歪中主逃。欲知晚景事,地閣喜方高。

淪三柱頭為壽柱,鼻為樑柱,足為棟柱。

相身三停

身分三停,頭為上停。人矮小而頭大長者,有上稍無下稍,身長大而頭短小者,一生貧賤。自肩至腰,為中停,要相稱,短而無壽,長則貧。腰軟而坐俱動者,無力而無壽。自腰至足為下停,要與上停齊而不欲長,長則多病。若上中下三停長大短小不齊者,此人無壽。一身三停相稱為美。

上停豐秀厚而長,此是平生大吉昌。若是下停長且薄,似此貧窮走四方。身上三停頭足腰,看他長短要均調。上長下短公侯相。長短無差福不饒。中停長者人多貴,背聳三山足寶珍。萬一腳長身又短,區區浪走一凡民。又雲:下長上短賤人體,形貌幹枯骨又粗,若見眼圓如竹葉。中年裏面產田無。上停短下停長,終日區區促壽疆。上停長下停短,衣食自然倉凜滿。三停俱短無虧陷,五嶽端嚴富貴全。上下兩停兼短促,一生終是受邊遭。

 

五行形相

土星是鼻,須要準頭豐厚,兩孔不露,年上壽上平滿直端聳不偏,其人當不陷了土星,人命並滿三分.主有福祿壽。如中嶽土星不正,準頭尖露,更準頭高,其人陷了中嶽土星,主貧賤少家業.主心性不直。

詩曰:

土宿端圓似截簡,灶門孔大即三公。蘭台廷尉來相應,必主聲名達聖聰。

土宿歪斜受苦辛,準頭尖薄主孤貧,傍觀勾曲如鷹嘴,心裏奸謀必害人。

鼻也

紫氣星下是印堂,分明無直紋圓如珠,主人必貴。白色如銀樣,主大富貴。黃者有衣食。如窄不平勻,有隱紋者,不吉,子息二三人,不得力,無厚祿,損田宅。

詩曰:

紫氣宮中闊又圓,拱朝帝主是英賢。

蘭台廷尉來相應,末主官榮盛有錢。

紫氣宮中窄又尖,小短無腮更少男。

自小為人無實學,衣食瀟條更沒添。

印堂

太陰太陽是眼,要黑白分明,長細雙分人鬢者,黑睛多白睛少,光彩者,其人當生得陰陽二星照命,作事俱順,骨肉俱貴。如黑少白多黃赤色,其人陷了二星,損父母害妻子,破田宅多災短命。

詩曰:

日月分明是太陽,精神光彩一般強。

太陽為官不拜當朝相,也合高遷作侍郎。

左眼日月斜窺赤貫瞳,更嫌孤露又無神。

太陰陰陽枯暗因刀死,莫待長年主惡終。

右跋

月字星是山根,從印堂直下分破者,其人當遭月孿照命。陷了山根,主子孫不吉,定多災危,修讀無成,破產刑妻害子息。

詩曰:

月孿宜高不宜低,瑩然光彩似琉璃。

為官必定忠臣相,末主高官有好妻。

月字宮中狹又尖,家財早破事相煎。

為官豈得榮高祿,字位當生困歲年。

山根

羅計星是眉,二星粗黑過目人鬃際者,此衣祿之相,子息父母皆貴,親眷亦責。此二星人命,如眉相連橫赤色更短,主骨肉子息多犯惡死。

詩曰:

木瘦金方水主肥,土形敦厚背如龜。

上尖下闊名為火,五樣人形仔細推。

木色青今火色紅,土黃水黑是真容。

只有金形是帶白,五般顏色不相同。

詩曰:

青主憂今白主喪,黑主重病及官方。

若還進職並添喜,看取所黃滿面光。

 

 五行相說

夫人之受精于水,凜氣於火,而為人。精合而後神生,神生而後形全。是知全於外者,有金木水火土之相,有飛禽走獸之相。金不嫌方,木不嫌瘦,水不嫌肥,火不嫌尖,土不嫌濁。似金得金,剛毅深。似木得木,貸財足。似水得水,文學貴。似火得火,見機果。似土得土,厚櫃庫。故豐厚嚴謹者,不富即貴。淺溝輕燥者,不貧則天。如女子之氣,欲其和媚,相貌欲其嚴整,若此者不富則貴也。

論形

人秉陰陽之氣,肖天地之形,受五行之資,為萬物之靈者也。故頭象天,足象地,眼象日月,聲音象雷霆,血脈象江河,骨節象金石,鼻額象山嶽,毫髮象草木。天欲高遠,地欲方厚,日月欲光明,雷霍欲震響,江河欲潤,金石欲堅,山嶽欲歧,草木欲秀,此皆大概也,然郭林宗有觀人八法,是也 。

論神

夫形以養血,血以養氣,氣以養神,故形全則血全,血全則氣全,氣全則神全。是短形能養神,托氣而安也。氣不安則神暴而不安,能安其神,其惟君子乎。窮則神游於眼,寐則神處於心,是形出處於神而為形之表,猶日月之光外照萬物,而其神固在日月之內也。眼明則神清,眼昏則神濁。清則貴,濁則賤。清則臥多而寐少,濁則寐少而寐多。能推其寐者,可以知其貴賤也。夫夢之境界,蓋神游於心,而其所遊之遠,亦不出五臟六腑之間,與夫耳目視聽之門也。其所遊之界,與所見之事,或相盛而成,或遇事而至,亦吾身之所有也。夢中所見之事,乃吾身中,非出吾身之外也。白眼撣師說夢有五境:一曰靈境,二曰寶境,三曰過去境,四曰見在境,五曰未來境。神慘夢生,神靜則境滅。夫望其形,或灑然而清,或朗然而明,或凝然而重,然由神發於內而見於表也。神清而和,徹明而秀者,富貴之相也。昏而柔弱濁而結者,貧溝之相也。實而靜者其神安,虛而急者其神慘。

 

 相主神有七

藏不晦,藏者不露也.晦者無神也。安不愚,安者不搖動也,愚者不變通也。發不露,發者發揚也,露者輕跳也。清不枯,清者神逼人也,拈者神而死也。和不弱,和者可親也,弱者可呷也。怒不爭,怒者正氣也,爭者淚氣也。剛不孤。剛者可敬也,孤者可惡也。

詩曰:

神居形內不可見,氣以養神為命根。

氣壯血和則安固,血枯氣散神光奔。

英標清秀心神爽,氣血和調神不昏。

神之情濁為形表,能定貴賤最堪論。

論氣

夫石蘊玉而山輝,沙懷金而川楣,此至精之實,見乎色而發於形也。夫形者質也,氣所以充乎質,質因氣而宏。神完則氣寬,神安則氣靜。得失不足以暴其氣,喜怒不足以驚其神。則于德為有容,於量為有度,乃重厚有福之人也。形猶材有杞梓梗棉荊棘之異,神猶士所以治材用其器,聲猶器聽其聲,然後知其器之美惡,氣猶馬馳之以道善惡之境。君子則善食其材,善禦其德,又善治其器,善禦其馬。小人反是。其氣寬可以容物,和可以接物,清可以表物,正可以理物。不寬則隘,不利則涙,不剛則懦,不清則濁,不正則偏。視其氣之淺深,察其色之燥靜,則君子小人辨矣。氣表而舒和而不暴,為福壽之人。急促不均,暴然見乎色者,為下賤之人也。醫經以一呼一吸為一息,凡人一晝夜計一萬三幹五百息,今觀人之呼吸疾徐不同,或急者十息,遲者尚未七八。而老肥者大疾,勿其者差遲,故恐古人之言猶末盡理。夫氣呼吸發乎顏表,而為吉凶之兆,其散如毛髮,其聚如黍米。望之有形,按之無跡,苟不精意以觀之,則禍福無憑也。氣出人無聲,目不自察,或臥而不喘者,為之龜息氣象也。呼吸氣盈而身動主死之兆也。孟子不顧萬鐘之祿,能養氣者也,爭可欲之利悼悼然房其色而暴其氣者,亦何以論哉。

詩曰:

氣乃形之本,察之見賢愚。

小人多急燥,君子則寬舒。

暴庚災相及,深沉福有餘。

誰知公輔量,虛受若重淵。

柳莊曰:從發際至承漿,左右氣止一百二十五部;若言黑子皆為助相,視其骨氣美者為妙也。

論五音

五行散而為萬物,人生萬物之上,聲亦辨其五音。故木音嘹亮高暢激越而和。火音焦烈燥怒如火烈之聲。金音和而不房,潤而不枯,如調簧奏曲,玉碧流音。水音因而清,急而暢,感條達之間也。與形相養相生者吉,與形相克相犯者凶。

論聲

夫人之有聲,如鐘鼓之響。器大則聲宏,器小則聲短。神清則氣和、氣和則聲潤,深而圓暢也。神濁則氣促,氣促則聲焦急而輕嘶也。故貴人之聲,多出於丹田之中,與聲氣相通,混然而外達丹田者、聲之根也。舌端者,聲之表也。夫根深則表重。根淺則表輕,是如聲發於根而見於表也。若夫清而圓,豎而亮,緩而烈,急而和,長而有力,勇而有節,大如洪鐘騰韻龜鼓振音,小如玉水流鳴琴征奏曲。見其色則粹然而後動,與其言久而後應,皆貴人之相也。小人之言皆發舌端之上,促急而不達,何則急而嘶,緩而澀,深而滯,淺而澡。大則散,散則破,或輕重不均,嘹亮無節,或眶毗而暴,繁亂而浮,或如破鑼之響,敗鼓之鳴,又如寒鴉哺雛,鵝雁呸咽,或如病猿求侶,孤雁失群,細如蚯蚓發吟,狂如青龜夜慘,有如犬之吠,如羊之鳴,皆賤薄之相也。男有女聲單貧賤,女有男聲亦妨害。然身大而聲小者凶,或於濕而不齊,謂之羅網聲。大小不均,謂之雌雄聲。或先遲而後急,或先急而後遲,或聲未止而氣先絕,或心未舉而色先變,皆賤之相也。夫神定於內,氣和於外,然後可以接物,非難言有先後之敘,而色亦不變也。苟神不安而意不和,則其言失先後之敘,辭色撓矣,此小人之相也。夫人票五行之形,則氣聲亦配五行之象也。故土聲深厚,木聲高唱,火聲焦烈,水聲緩急,金聲和潤。又曰:聲輕者斷事無能,聲破者作事無成,聲濁者謀運不發,聲低者鹵鈍無文。清吟如澗中流水者,極貴。發聲溜亮自覺如甕中之響者,主五福全備之人也。

聽聲篇

聲小亮高,賢貴之極;語聲細嫩,必主貧寒,兼須危困。女人雄聲,終身不榮,良人早強,虛有夫名。男子雄聲,妨須多兒女,聲急切妨夫一絕。

詩曰:

木聲高唱火聲焦,和潤金聲最富撓。

土語卻如深甕裏,水聲圓急又飄飄。

貴人音韻出丹田,氣實喉寬響又堅。

貧賤不離唇舌上,一生奔走不堪言。

聲大無形,托氣而發,賤者浮濁,貴者清趣。太柔則怯,太剛則折。隔山相聞,圓長不缺,斯乃貴人,遠見風節。

富格例

形厚、神安、氣清、聲揚、眉闊、耳厚、唇紅、鼻直、面方、背厚、腰正、皮滑、腹垂、牛齒、鵝行,以上皆富貴相也,主少年奮發,家財豐厚也。

大富格

耳大貼肉,鼻如籤筒,鼻如懸膽,面黑身白,背聳三山,聲如遠鐘,背闊胸平腔大垂下,頭皮寬大,主大富也。

中富格

三停平等,五嶽朝歸,五長俱全,五短俱全,五露俱全,眼如丹風,聲似鳴鐘,秉此格者,主中富也。

貴格例

面黑身白,面粗身細,腳短手長,身小聲大,龍來吞虎,面短眼長、不臭而香,肉角少頂,以上皆貴相也。若人有此相,求功名者官高職顯,求財利者錢谷巨富之相也。

大貴格

虎頭燕領,日月角起,伏犀貫頂,眼有定睛,鳳閣插天,兩手垂膝,口中容拳,舌至準頭,虎步龍行,雙風眼,此為大貴之相也。

中貴格

須如鐵線,耳白過面,服如點漆,上長下短,口如四字,三十六牙,龍吞虎吻,此為中貴之相也。

小貴格

天庭高聳,地閣方圓。小便如珠,大便方細。齒白而大,眉疏目秀。口如弓角,唇似珠紅,此為小貴之相也。

富貴口訣

腰圓背厚者,富貴;有粱柱,左右爵起,口方,而地閣方圓,四維有朝拱者,主富之相。氣色潤秀,身體細膩,面正平滿,背格吉怪清奇者,主富。手背厚,行立坐食端正者,主富。精神秀異,舉止沉重者,主富相也。

官貴口訣

看官員,在限有神,有骨聳諸皆異常人。身短而面長者貴。面方限長者貴。肩背重厚者貴。頭有角骨者貴。面有骨格者貴。風目龍儲者貴。攝有角起;聲音清亮;耳白如面,額有頭棱者貴。鬍鬚似鐵,手足似玉。不貴而富。

壽相格

顴骨重貫耳者壽。命門光澤者壽。項下有皮如條者,長壽之相也。雙條妻皆老,一條則孤。人中著齒而齊者福壽。喉音高者,臥而不喘,謂之龜息,乃壽相。顴骨相連人耳後,骨高起年壽上不陷者,主壽耳。是木星又為壽星,山根上正直者主福壽。耳後有骨名’壽星骨。生豐起者長年;腦後三玉枕如果栗者福壽。鼻粱隆起者壽柏。食物急登涸緩者壽五嶽豐隆,法令分明;眉有長毫,項有餘皮,額有橫骨,面皮寬厚,聲音清響,背肉負厚,胸前平闊,齒齊堅密,行坐端莊,兩目有神,耳有長毫,鼻粱高聳,以上皆壽相,與十壽同看也。

福壽格例

眉長過目主妻得美貌曉事。:眉如新月,主人聰明,文章折桂,舉業有成。面有和氣,主高人相敬陰人得力。星辰拱朝,主人作事有成有立之命。金木朗元,主有口祿兼得遠方財物。目秀而長。主貴人相敏有財壽祿全。

成格例

正面開敷,城郭端正,眼光不疏,五拱六滿,三處平闊、三光五澤。

成敗不足格

地角尖削者、,主成敗。骨節組惡,面上塵埃,面赤氣黑,行步擺搖者,主成敗。鼻露梁者主耗散。

進格例

紅黃不改五嶽光華,氣和色潤,氣宇軒昂,五星朝拱,四瀆無傾。

退格例

額上斷紋,口眼偏斜,背皮單薄,氣色塵昏灰色如黑,城郭欠明,鼻露土流,齒牙不齊。印堂穿破,兩耳焦黑。

動格例

耳反無輪,山根無肉,面無城郭,上短下長,身長項長,三尖六肖。

散格例

雙眉尾散,兩耳無弦,面無城郭,鼻頭仰露,四大空亡,面皮急繃,氣色煙塵,紋破痣侵。

通達口訣

滿面光潤者發達。紅黃滿面者發財。氣體克越者發福。神氣清爽者發福也。

清閒安樂

手足細膩,一生清閒。面皮滑澤,一生安樂。眉毛疏淡,一生清閒。骨格清雅,一生安寧。神清氣和,一生聰慧。

穩厚格

形貌端謹,言語詳細,作事有始有終,氣宇寬和,精神不露,部位無傷,穩厚端重,方正公平,近君子遠小人。

聰明俊爽

目秀神清主聰明。肉皮細滑主聰明。指甲尖秀主聰明。耳有輪廓主聰明。眉毛疏秀,齒白而齊;骨格清楚,主聰明。

愚頑庸懶

神昏昧者愚頑。面骨橫粗者愚頑。耳前暗昧者慵懶。眉重濁者性懶。氣濁者愚魯之漢。

剛強狠癖

眼中如火主剛強。面上青容冷面主狠癖。眼有三角面肉橫,主剛強。唇高嘴超主性剛。眼白多主性癖。

伎巧

眉毛纖細,重重技藝。眉中黑子,必有伎倆。鼻廣面長,伎倆非常。

十二孤神格

骨重者主孤。垂珠大者眉交眉濃鬢髮厚者俱孤。冬天出汗者主貧孤。耳反者孤。華蓋重者孤。骨體響者孤.聲如雷者主孤。有腋氣者主孤。地角虧者主孤。又曰:顴骨生蜂者孤。口角低者孤。眉如八字者主孤。

天相口訣

肉重無骨者天。兩目無神,兩耳低小,筋骨柔弱,無神無氣,身長面短,面皮繃急,背負坑陷,桃花面色,步折腰斜,以上所說當與後天相歌十知同看也。

密窒口訣:

滿而憂容者邊而貧。塵埃滿面者貧。背負薄肉者多邊。井灶露孔者不聚財。氣色困滯者多這。神氣不定者多達。

刑克

結喉露齒,眼下無肉,淚堂深陷,人中紋理,人中黑子;山根斷折,魚尾枯陷,顴骨枯禞,眼帶桃花,口如吹火,嘴如臥蠶,穿破兩耳反掀,眼下淚痣,眼下又如荔枝色者,皆刑克也。

克父母

左偏損父,右偏損母。二處有疤痕,露齒結喉,損父。陰氣重者

刑克妻妾

兩顴骨凸露主克三妻。山根有橫紋克三妻。魚尾枯陷克頭妻。眉重壓眼克妻。山根限克妻。,結喉露齒克妻,害子。眉中有痣妨妻。面如面袋克妻,妨子。羊紋者刑妻,一紋刑一妻,兩紋下低刑三妻。左目小損妻。眼尾有紋克妻,三紋克三妻。左眼角下神光之位青色者,主七旬內主難為妻子。黑子者主生離。華蓋骨重,眼尾紋長,魚尾枯,山根痣斑麻,三次作新郎。

克子息

眼下淚痕克兒女,人中斜側克兒。耳無輪廓主刑克。山根斷折克兒女。人中高尖克兒女。;三陰三陽不宜疤痕及有紋痣,鼻如界方,鼻樑劍脊骨見,地角有虧陰氣大重,有女無男。有背無脊,頭低步緩,狼虎之聲,主刑憲也;

孤神格例

顴骨生峰,主孤無子,縱有亦是螟嶺兒,此乃俱不得力之相。耳無弦根,主父母妻子生離死別,田園耗散,無祖業之相。面無和氣,主有妻無子,父母隔各,六親無情;眉棱骨起,主三妻有破祖無情,主有宿疾性剛氣暴。眼下無肉。主兒女有克,得力者少.與人無情、小人不足之相。

寡宿格

面無人色,主與人寡合,為人心毒,最愛便宜.處事不和,主人常招是非,主孤有妻而無子。不愛老幼,主六親不和。救人無功。眉頭常盛.主早年文傷見孤單,不傷妻女早見刑傷。不哭常淚。必主傷妻克子。晚景孤單。一雙流淚眼,只會亡。

亡神格

頭尖項大,主人牢獄之分救急無定。面小鼻大,主守空房,為事顛悔,才祿俱滯。須拳鬢卷,主人兇暴性狠毒。鼻樑橫起。主與朋友難交,性嚴難犯。

劫殺格

眉骨枯棱,主妻子難為,六親水炭,主性情不常。鼻樑尖薄,主殺妻害子,其心最毒,孤單相.服深無肉,主人奸詐便宜,早年父母不得力,兄弟分離,財壽不足。喉下結高。主傷妻子,壽命不長。

六沖格

面多漏氣,主作事犯重,妻子重見,亦主離親相。眉眼不朝,主為人六親不和。口角下垂,主為人愛便宜。齒亂牙疏,主骨肉不和,陰人不和。星辰不拱,主背祿奔波無成無立。眉目雜亂。主有人口生離死別,百事無成。

六害格

鼻尖齒亂,主自家不睦不和,陰人不得不力之相。懸針梁露,主兄弟分離父母隔,各持刀弄。肉露肉橫。主為人反面無情,為事不仁,女人主孤。

華蓋格

橫紋額上,主人幼年辛苦勞碌,妻遲子晚,又主孤單。眼上露堂,主人有藝壓身,為人堅吝。鼻准豐大,主為人心善愛道,為事進遲。額上高骨。主有壽不染瘟病,相刑妻子。

羊刃破家紋

印堂上穿,主持刀把斧性重別祖離宗之人。鼻露尖薄,主田宅破耗,屋宅破財,限行到此必危。鼻樑劍脊,主六親水炭,三十六九一厄,末年田園耗散。兩眼昏沉,主一世貧窮,奔波勞碌,妻離子散。魚尾偏虧,主小人不足妻子,刑克財散。面如洗光,主自破家產一世貧窮。皮薄繃鼓,主人無壽,一生財祿不聚,奔波勞碌之相。灰土塵蒙。主為人死無所歸。

 

面上十大空亡

額尖為天空

額尖繃鼓,官貴無分,祖業難招,主孤,刑父母有傷,五十不齊,五十以前,凡事不吉利也。

頦削為地空

無地角,主晚歲孤寒,妻子難為,無結果之處。夫妻隔各,六親不和,此為平常之相也。

天倉陷為一空

此空主食祿淺薄,主人齊戒,口腹淺薄,得祖業難招,奔波晚景,辛苦之相也。

面無城廓為一空

此相大忌,主人無成,虛花無壽而無略,亦無祖業之人,此為平常之相也。

山根陷為一空

此空主人離祖,六親無力,骨肉無情,兄弟隔各,為人少力也。

風門露為一空

此空當主財散,六親隔各,夫妻不能諧老,莊田祖業,主有破難存也。

須不過後為一空

此空主為人費力,朋友無情,財帛破耗,主其子孫不得力之相也。

耳無弦根為一空

此空之相,主人破祖離宗,身無居住之地,財祿耗散無成,亦無結果之相也。

後無須為一空

此空主孤刑,晚景貧寒,衣食困乏,決無妻子。若有。定是虛花到頭一場辛苦,此為賤相也。

 

十殺格

人行如醉為一殺,鼻曲者為二殺,面如散麻者為三殺、面如菇萎為四殺,眉濃為五殺,豺聲為六殺,聲高為七殺,寅申戊為八殺,口闊為九殺,眼人為十殺。

奸詐

斜視者多詐。門尖唇薄者多妄。冷笑無情多詐。偷視不正多詐。視上顧下多詐。妄說語言如太急者多詐。牙齒疏者多詐。又曰鼻尖毫出、眼細視低,口角高低,步履縱橫,行步不勻,腳走高低多詐。

寬大

升鬥滿,部位中正、印堂開闊、諸部圓滿、鼻竅微露。陰德眼上下堂有黃氣,臥蠶出見、印堂黃氣,精舍黃氣。帶令地角朝天、耳有輪廓朝水,口有棱角.眼帶桃花眉如線。又如新月久視,意氣可人。

貪騙食

鼻如鷹嘴者多貪,心狡。眼紅者多貪,心毒。眉卓者多貪。嘴尖者多貪。鼻勾者多貪。

勞碌格

眼長多勞碌。骨粗多勞碌。面如馬面驢唇勞碌。眉重氣弱者勞碌。魚尾紋多者勞碌。

四反格

耳無輪。口無棱。鼻仰孔。目無神。

三尖格

鼻尖。頭尖。額尖。

六削格

眉無尾。額無角。目無神。鼻無梁。口無棱。耳無輪。

惡死卒亡

眼睛黃色主卒死。眉卓如刀主橫亡。面黑常帶怒容,眼中如血者,皆主暴亡。赤脈貫睛鼻露梁,主惡死。眉生逆毛主惡亡。此為惡死之相也。

溺水格

人中交紋,溺水招魂。額上忽如塵汙者,五十日內,主墜井亡,名曰橫殃休廢。眉間黑子,初年水厄之憂。痣生魚尾之中,主水厄之憂。口角黑願,未防水厄。

火災格

山根赤,七日之憂慎火。天羅紋在額上數十條者有災,遭火殃。痣在眉毛,終年必遭火厄。

妻美格

蠶下黃色起紛紛,貴人欲要立為婚。有妻必是多賢德,才子文章人帝京。

《神機》雲:準頭圓,竅不露不昂,蘭台廷尉二部相應,人生主得美貌之妻。山根有奇骨伏起者,為婚得貴妻。

畫者一生得陰人之財。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