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术数纵横 > 紫微斗数 > 太微賦

太微賦

推荐人:admin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6-08-30 14:29 阅读:

太微賦:

鬥數至玄至微,理旨易明,雖設問於百篇之中,猶有言而未盡。

至如星之分野,各有所屬,壽夭賢愚,富貴貧賤,不可一概論議。

其星分佈一十二垣,塑型二十六位,人廟為奇,失度為虛,

大抵以身命為福德之本,加以根源,為窮通之資。

星有同跟,數有分定,須明其生克之要,必詳乎得垣失度之分,

觀乎紫微舍啤,司一天儀之象,卒列宿而成垣。

土星苟居其垣,若可動移;

金星專司財庫,最怕空亡;

帝居動則列宿賓士;

貪裏自區明已送。

各司其職,不可參差。

苟或不察其機,更忘其變,則數之造化遠矣。

例曰:祿逢衝破,吉處藏凶;

馬遇空亡,終身奔走;

生逢敗地,發也虛花;

終處逢生,花而不敗;

星臨廟旺,再觀生克之機;

命生強官,細察制化之理;

日、月最嫌反背,座星星亙複綫倘居空包得失最為要緊;

若逢敗地,扶持大有奇功;

紫微、天府,全依輔、強之功;

七殺、破軍,專依羊、鈴之虐。

諸星吉逢凶也吉,諸星凶逢吉也凶;

輔、強夾帝為上品,桃花犯主為至淫;

君臣慶會,材擅經邦;

魁、銷同行,位居台輔;

祿、文拱命,貴而且賢;

日、月央財,不權則富;

馬頭帶箭,鎮衛邊疆;

刑囚夾印,刑杖惟司;

善蔭朝綱,仁慈之長;

貴人貴鄉,逢者富貴;

財居財位,遇者富奢;

太陽居午,謂之日麗中天,有專權之貴,敵國之富;

大陰居子,號田水澄桂蔓,得清要之職,忠諫之材;

紫微、輔、粥同宮,一呼百諾,居上品;

文、耗居寅、卯,謂之眾水朝東。

日、月守不如照合,蔭福聚不怕凶危;

貪居亥、子,名為泛水桃花;

刑遇貪狼,號日風流彩杖;

七殺、廉貞同位,路上埋屍;

破軍暗耀同鄉,水中作或 祿居奴僕,縱有官也賓士;

帝遇凶徒,雖獲吉而無道;

帝坐金車,則回金輿捧楓 福安文耀,謂之王袖天香;

太陽會文昌於官祿,皇殿朝班,富貴全美;

太陰會文曲于妻宮,贍宮折桂,文章令盛;

祿存守於四財,堆金積玉;

財蔭坐於遷移,世商高貿,耗居祿位,沿途乞食;

貪會旺宮,終身鼠竊;

殺居絕地,天年夭似顏回;

貪坐生鄉,壽考永如彭祖;

 忌暗同居身命疾厄,沉困厄贏;

凶星會于父母、遷移,刑傷產室;

刑、殺、同、廉貞於官祿,枷扭難逃;

官府加刑、殺於遷移,離鄉遭配;

善福守於空位,天竺生涯;

輔、迅單守命宮,離宗庶出;

七殺臨於身命,加惡殺必定死亡;

羊、鈴合于命宮,遇白虎須當刑戳;

官府發于吉隆,流殺怕逢破軍;

羊、鈴憑太歲以引行,病符、官府皆作禍;

奏書、博士與流祿,盡作吉祥;

力士、將軍同青龍,顯其權勢;

童子限如水上泡漚,老人限似風中燃燭;

遇殺口口口,流年最忌,人生榮辱,限元必有休咎;處世孤貧,

數口口駁雜,學者至此,誠玄微矣。

形性賦:

原天紫微帝座,生為厚重之容;

天府尊星,當主純和之體。

金烏圓滿,玉兔清奇。

天機為不長不短之資,情懷好善。

武曲乃至剛至毅之操,心性果決。

天同肥滿,目秀清奇。

廉貞眉寬、口潤、面橫,為人性暴,好怨好爭。

貪狼為善惡之星,人廟必應長聳,出垣必定頑囂。

巨門乃是非之耀,在廟敦厚溫良。

天相精神相貌持重,天梁穩重,心事玉潔冰清。

七殺如子路暴虎馮河,火鈴似豫讓吞炭裝啞。

暴虎馮河兮目大兇狠,吞炭裝啞兮暗狼聲沉。

俊雅文昌,眉清目秀Z 磊落文曲,口音便佞;

在廟定生異德,失陷必有斑痕。

左輔右粥,溫良規模,端莊高士。

天魁天鋪,具足威儀,重合三台,則十全模範;

擎羊陀羅,形醜貌粗,有矯詐體態。

破軍不仁,背重眉寬,行坐腰斜。

奸詐好行驚險,性貌如春和藹,乃是祿存之情。

德情懷似火烽沖,此誠破耗之威權。

星論廟旺,最怕空亡,殺落空亡,竟無威力。

權、祿聚九竅之奇,耗、劫散平生之福。

祿逢梁蔭,抱私財 益與他人;

耗遇貪狼,逞淫情於井底。

貪星人于馬垣,易善易惡;

惡曙扶同善耀,稟性不常。

財居空亡,巴三覽四;

文曲旺宮,聞一知十。

巨合廉貞,為貪濫之曹使;

身命司數,實奸盜之技兒。

豬屠之流善祿,定是奇高之藝;

細巧伶俐之男居生旺,最要得隍。

居死絕專看福德,命最嫌立於敗位;

財源卻怕逢空亡。

機、刑、殺蔭孤星,論嗣續之官;

 加惡星忌耗,不為奇特。

陀[忌]耗囚之星,守父母之隱,決然破祖刑傷,兼之重格,

宜相根基,要察紫微肥滿,天府精神,祿存祿主也應厚重。

日、月、曲、相、同、梁、機、昌,皆為美使之姿,

乃是清奇之格,上長下短,目秀眉清。

貪狼同武曲,形小聲高而量大;

天同加陀、忌,肥滿而目渺。

擎羊身體遭傷,若遇火、鈴、巨暗,必生異德;

又值耗、殺,定主形醜貌粗。

若居死絕之限,童子哺乳,徒勞其力,老者亦然壽終。

此數中之綱領,乃為星緯之機關,玩味專精,以參玄妙,眼有高低,

星尋喜怒。假如運限駁雜,終有浮沉;如逢殺地,更要推詳;

倘遇空亡,必須細察。

精研於此,不患不神。

斗數準繩:

命居生旺,安富徙各有所宜;

身坐空亡,論榮枯專求其要。

紫微帝座,在南極不能施功;

天府令星,在南地專能為福。

天機、七殺同宮,也善三分;

太陰、火鈴同位,反成十惡。

貪糧為善宿,人廟不凶;

巨門為惡雕,得垣尤美。

諸問在緊要之鄉,最宜制伏;

口口在身命之位,卻受孤單。

人見殺星,倒限最凶,福蔭臨之,庶幾可解,

大抵在人之機變,更加作意之推詳。

辨生克制化以定窮通,看好惡正偏以言禍福。

官星居於福地,近貴營財;

福星居十 宮,卻成無用。

身命得星為要,限變遇吉為榮。

若畜產媳有無,專在擎羊、耗、殺;逢之則害,妻妾亦然。

相貌逢凶,必帶破相;疾厄逢忌,定有危贏。

須言定數以求玄,更在同年之相合,總為綱領,用作準繩。

斗數發微論:

白玉瞻先生日:“觀天鬥數,與五星不同。”

按此星辰,與諸術大異。

四正吉星定為貴,三方殺拱少為奇;

對照兮詳凶詳吉,合照兮觀賤觀榮。

吉星人垣則為吉,凶星失地則為凶。

命逢紫府,非特壽而且榮;

身遇星,不但貧而且賤。

左右會於紫府,極品之尊;

科權陷於凶鄉,功名蹭蹬。

行限逢乎弱地,未必為災;

立命會在強官,必能降福。

羊陀七殺,限運莫逢,逢之定有刑傷(劫空傷使在內合斷)。

天哭喪門,流年莫遇,遇之實防破害。

南斗主限必生男,北斗加臨先得女。

科星居於陷地,燈火辛勤;

昌曲在於凶鄉,林泉冷淡。

奸謀頻設,紫微愧遇破軍;

淫奔大行,紅駕羞逢貪宿。

身命相克,則心亂而不閑;

玄溫叩天姚星,三宮則邪淫湎耽酒。

殺臨三位,定然妻子不和;

巨到而宮,必是兄弟無義。

刑殺守子宮,子難奉老;

諸凶照財帛,聚散無常。

羊陀(臨)疾厄,眼目昏盲;

火鈴到遷移,長途寂寞。

尊星列賤位,主人多勞Z 惡星應賤宮,奴僕有助。

官祿遇紫府,富而且貴;

田宅遇破軍,先破後成。

福德遇空劫,奔走無力;

相貌加刑殺,刑克難免。

後學者執此推詳,萬無一失。

重補斗數彀率:

諸星吉多,逢凶也吉;

諸惡星多,逢吉也凶。

星更增度,數分定局。

重在看星,得垣受制,方可論人禍福窮通,

大概以身命為禍福之柄,以根源為窮通之機。

紫微在命,輔、迅同垣,其貴必矣。

財、印夾命,日、月夾財,其富何疑?

蔭福臨不怕凶沖,日月會不如合照。

貪狼居子,乃為泛水桃花;

天刑遇貪,必主風流刑杖。

紫微坐命庫,則曰金輿捧禦輦;

臨官安文耀,號為衣錦惹天香。

太陰合文曲于妻宮,翰林清異;

太陽會文昌於官祿,金殿傳腫。

祿合安四財,為爛谷堆金;

財蔭民遷移,為高商富客。

耗居敗地,沿途丐求;

貪會旺宮,終身鼠竊。

殺居絕地,生成三十二之顏回;

日在旺宮,可學八百年之彭祖。

巨暗同垣於身命疾厄,贏瘦其軀;

凶星交會於相貌遷移,傷刑其面。

大耗會廉貞於官祿,枷極囚徒;

官府會刑殺於遷移,離鄉遠配。

七殺臨於陷地,流年必見死亡;

耗殺忌逢破軍,火鈴嫌逢太歲。

奏書博士並流祿,口口乎吉祥;

力士將軍與青龍,益顯其權祿。

童子限弱,水上浮泡;

老人限衰,風中燃燭。

遇殺必驚,流年最緊。

人生發達,限元最怕浮沉;

一世跡凰 命限逢乎駁雜。

論而至此,允矣玄微。

增補太微賦

前後兩凶神,謂西鄰加侮,尚可撐持;

同室與謀,最難提防。

片火焚天馬,重羊逐祿存,劫空親戚無常,權祿行藏靡定。

君子哉魁銷,小人哉羊鈴,凶不皆凶,吉無純吉。

主強賓弱,可保無虞;

主弱賓強,凶危立見。

主賓得失兩相宜,運限命身當互見。

身命最嫌羊、陀、七殺,遇之未免為凶;

二限甚忌貪、破、巨、廉,逢之定然作禍。

命遇魁昌常得貴,限逢紫府定財多。

凡觀女人之命,先觀夫子二宮,若值殺星,定三嫁而心不足;

若逢羊學,雖啼哭而淚不幹。

若觀男命,始以福財為主,再審遷移何如,二限相因,吉凶同斷。

限逢吉耀,平生動用和諧;

命坐凶鄉,一世求謀齦齡。

廉祿臨身,女得純陰貞潔之德;

同梁守命,男得純陽中正之心。

君子命中,亦有羊陀火鈴;

小人命內,豈無科祿權星。

要看得垣失垣,專論人廟失廟。

若論小兒,詳推重限,小兒命坐凶鄉,三五歲必然夭折;

更有限逢惡殺,五七歲必主災亡。

文昌文曲無魁秀,不讀詩書也可人。

多學少成,只為擎羊逢劫殺;

為人好訟,蓋因太歲遇官符。

命之理微,熟察星辰之變化;

 數之理遠,細詳格局之興衰。

北極加兇殺,為道為僧;

羊陀遇惡星,為奴為僕。

如武破廉賞月深謀而貴顯;

加羊陀空劫,反小志以孤寒。

限輔星旺,限雖弱而不弱;

命臨吉地,命雖凶而不凶。

斷橋截空,大小難行;

卯西二空,聰明發福。

身命遇額,疊積徽;

二主逢劫空,衣食不足。

謀而不遂,命限遇入摯羊;

東作西成,限身遭逢輔相。

科今祿拱,定為折桂之高人;

空劫羊鈴,作九流之術士。

情懷暢舒,昌曲命身;

詭詐浮虛,羊陀陷地。

天機天梁擎羊會,早有刑而晚見孤;

貪狼武曲廉貞逢,少受貧而後享福。

此皆鬥數之奧妙,學者宜熟思之。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